作家专栏太极无极

云林县古坑乡人,斗六高中毕业,其后就读辅仁大学图书馆学系,文化大学史学研究所,1985年考上教育部公费留考,1987年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回台,先后任教淡江大学及世新大学,历经系主任、图书馆馆长、教务长、大学校长职位。曾担任私立大学校院协进会理事长,目前是卓越新闻奖基金会董事,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董事长。毕生酷爱阅读、社会观察及写作。30岁的一场大病,开始注意养生及太极拳。

教不聊生

发表时间:2016-01-21 点阅:1525

在台湾,知识份子不愿为官,主要还是怕面对立法委员的恶言恶语,过「官不聊生」的日子。可是,在学院,大学教师现在却有种「教不聊生」的感触。

 

大学教师,一向是台湾的天之骄子,享受极高的荣耀,更是人人称羨的铁饭碗。但这种日子,在台湾已愈来愈难以享受到了。

 

大学教师现在面对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台湾人口出生率下降的问题。

 

几十年前,年出生人口数达40万,当时大学也少,因此进大学确实是窄门。为了让更多人能接受高等教育,教育改革建议广设大学,这也是这几年台湾的大学变成160多所的主因。但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经济一起飞,生小孩的意愿转而降低!直到去年为止,出生人口数已降到剩下20万而已。160几所大学,要争取20万的出生人口,如果加上其中不少人不想读大学,想一想,有多少系会招不到学生?多少大学会关门?又有多少教师会丢掉工作?这些都已不是假设性的问题,而是一定会发生的困境。所以,现在的大学教师其实活在很深的不确定性中。

 

其次,现在年轻的一代,不管是e世代或是草莓族,他们并不好教。大学教师着重抽象思考,强调文字阅读多于影像。但很可惜地,现在的大学生,偏偏是影像的世代;利用阅读进行思考,他们一向兴趣缺缺。更何况,他们追求学问的动机不强,顶尖及卓越一向不在他们心里,这样的学生,要老师如何措手足?

 

前面两项是台湾大环境的问题,作为一个教师,有时还是不得不面对。但现在的大学教师,偏偏碰到教育部愈来愈多的紧箍咒,更加难以承担。

 

近几年来,教育部透过不同的机制,不管是研究卓越或是教学卓越,还是系所评鉴的推动,都在有形无形中,要求学校达到教育部所订的指标。这些指标,从生师比、国际化、英语检定、就业率、证照考取率、学生辅导、课程委员会、吸收校友及学生意见、教学评量,教师评鉴,课纲上网等无所不包。现在的大学,不管是不是要申请奖助,身处台湾的环境,都已被教育部的指标所附身。

 

也因为这些指标的要求,学校自然会希望教师勉力配合。这也是大学教师最近非常忙碌的原因,又是系所评鉴,又是5年5百亿,如果再加上教学卓越,就可以想像教师忙碌的样子。

 

以前的教师,只要把书教好,研究做好,其他时间大可自由应用。但现在面对一堆花样百出的评鉴,老师几乎花不少时间在准备资料。以前一收即扔的文件,现在必须逐项保留。尤其是各种证书、聘书都必须保存起来,作为社会服务的证明。

 

以前老师协助学生,谈完也就算了。但现在最好还是留下记录,因为教授5年一评、副教授3年一评、助理教授一年一评,这些学生辅导记录,可都是能否通过评鉴的佐证资料。

 

研究冠上SCI、SSCI、A&HCI更让老师气绝;以前老师在国内发表论文,就可算数。但现在,带着3I的光环,领取不同的奖励,已俨然大部份老师投稿国外的价值标准。

 

这也是最近周遭的教师朋友,愈来愈不快乐的主因。不晓得这种「教不聊生」的日子,他们还能撑多久!他们私底下都期望,新上任的教育部长,能够解救解救,这些身处水深火热的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