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翻译、写作、奇幻宅

戚建邦是各类型奇幻小说的作者兼译者。打从高中时代迷上奇幻类型英文电脑游戏后,便开始与奇幻世界纠缠不清。十余年来写了《台北杀人魔》、《恋光明》、《恐龙历险记》等十来本创作小说,翻译了《钢铁德鲁伊》、《魔印人》、《夜城》等五十来本英文小说。他曾数度接触电脑游戏界、也曾编写过主机板说明书、还去当过临时演员。他是宅男,以身为宅男为荣。

戚建邦著作

黎苍劫 十九、黎苍劫

发表时间:2018-03-27 点阅:2036

郑恒舟出了紫禁城,赶往客婉清索居住的巴月园。客婉清向他提过自己住在何处,不过两人相处时日甚短,郑恒舟从未去过。来到巴月园外,见有东厂侍卫巡夜。郑恒舟绕到园子后方,看准机会翻墙而入,趁黑穿越庭园,溜入房舍之中。以他此时功夫,端得是踏地无声,稍纵即逝,满园子的侍卫与下人没有一个瞧见他。他沿着屋子搜将过去,最后在一间正房中找到客婉清。他推开房门,大踏步走入,说道:「清妹,这可想死我了。」


客婉清容颜消瘦、醉眼朦胧,瞧见郑恒舟后,哭着说道:「大哥,你终于回来看我了。我天天烧香、烧纸钱给你,只求你回来见我一面。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郑恒舟走了过去,将她一把抱起,说道:「清妹。是我。我回来了。我没死。我回来了。」


客婉清感受到他结实的胳臂,温暖的气息,仿佛置身梦中,连忙伸手触摸他的脸颊,激动道:「大哥!你……你当真没死?」


郑恒舟更不答话,只是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客婉清欢喜已极,几欲晕去。郑恒舟情不自禁,对着小嘴儿一口吻去。两人相拥对吻,只盼能一辈子如此下去。


良久过后,两人终于分开,互诉别离之情。郑恒舟见她瘦了许多,心下无限怜惜,不过他自己吃了一年牢饭,自然也胖不到哪儿去。说了一会子话儿,郑恒舟将今晚宫中发生之事讲了一遍。客婉清醉生梦死,不知天启驾崩,此刻听说亲父放弃权谋,去向信王输诚,心中五味杂陈,感慨无限,说道:「信王当真不会杀我爹吗?」


郑恒舟道:「暂时不会,日后难讲。虽然信王承诺让他告老还乡,可是这种事情谁说得准?」


客婉清道:「大哥,我若随你离京,只怕日后再也见不到我爹了。」


「妳爹怕妳受到牵连,才要我带妳远走高飞。」郑恒舟说著握起她的手。「京城是非地,本就不适合妳我。清妹,咱们先离开此地,再做打算。」


两人担心有变,决定即刻出门。客婉清也不收拾行李,便只带了大把银票,随郑恒舟摸黑离开。两人在南西门附近找间客店投宿,待天亮城门一开立刻出城。


次日,朱由检继位为王,年号崇祯,为大明朝最后一任皇帝。


郑恒舟带客婉清离开京城,先至保定府拜访刘敬先,说起别来之情,尽皆感慨无限。其后两人南下来到河间府,重游当年初会之地。客婉清忧心老父,不愿离京太远,两人遂在当年住过的客店租房长住,就近留意京城消息。


这一日,京中传来消息,嘉兴贡生钱嘉征弹劾魏忠贤十大罪状:一并帝;二蔑后;三弄兵;四无二祖列宗;五克削藩封;六无圣;七滥爵;八掩边功;九伤民财;十通关节。魏忠贤请辞获准。诏令凤阳看守皇陵。


郑、客两人商议,决定在河间府城西南的阜城等候魏忠贤,好歹也让父女两见上一面,再看看之后如何。抵达阜城之时,丐帮帮主范世豪突然带同点苍掌门毛笃信前来拜会。原来有丐帮弟子在河间府认出郑恒舟,火速回报总舵,毛笃信又刚好在丐帮作客,于是两人即刻赶了过来。至亲好友久别重逢,自有一番亲热。


一年前毛笃信离开北京,至凤阳府接了柳干真之子与二嫂一道回归点苍山接掌门户,不再与江湖门派互通声息,过起隐世独立的日子。近日由于二嫂和姪儿在山上闷得发慌,毛笃信只好带他们下山走动走动。听说天启驾崩,崇祯继位,魏忠贤与阉党朝臣失势,毛笃信心情大好,干脆带着嫂姪四下游历。其后在应天府遇上范世豪,正好赶上这一回事。郑恒舟初见弟妹与姪儿,知道柳干真有后,开心地落下泪来。


范世豪这几年统领丐帮弟子处处与东厂作对,直到魏忠贤失势,这才终于松了口气,与帮众过点清闲要饭的日子。说起崇祯继位,只盼天子圣明,能让百姓富足,天下少点乞丐,最好日后大家乾乾脆脆,将丐帮散了也罢。客婉清取出当年盗走的降龙神掌图谱,交还给范世豪。原来魏忠贤取此神功,并非为了自练,只是以为天下唯有这门至刚至阳的掌法能够与他匹敌,是以处心积虑要得到它。如今物归原主,当年的恩怨就此勾消。郑恒舟讲起养心殿一战,众人这才知道魏忠贤是败在郑恒舟与白草之的手上。想起白草之一生为国,最后为了王恭厂案落得如此下场,毛笃信不禁黯然落泪。


聊到午后,丐帮探子来报,有大批锦衣卫进驻阜城,藏身民宅之中,不知有何图谋。范世豪吩咐再探。及至傍晚时分,丐帮探子才急急忙忙跑回众人聚会的饭馆,说道:「启禀帮主,锦衣卫乃是为了魏忠贤而来。谣传魏忠贤离京之后,连络旧部,豢养了一批亡命之徒,图谋不诡。皇上震怒,派遣锦衣卫逮捕归案,他们便在阜城集结埋伏。」


客婉清一听,神色大变,忙问:「我爹进城了吗?大哥,咱们赶快去通知爹不要进城啊!」


探子报:「魏忠贤适才已经进城,眼下在南关的尤氏旅店吃饭。」


郑恒舟问:「魏忠贤当真有亡命之徒随行在侧吗?」


探子道:「没有。只有一个朋友同行。」


范世豪道:「这分明是皇上假借因头来逼死魏忠贤。」他虽知说这种话会令客婉清更加忧心,不过他对魏忠贤恨之入骨,心里反倒觉得皇上早该把他斩了。


探子道:「启禀帮主,锦衣卫有密令,要全力缉拿魏忠贤同党。客姑娘和郑少侠都名列同党之中。」


众人一听大惊,不过郑恒舟与客婉清却不怎么担心。郑恒舟道:「连我也成魏忠贤同党了?」他自从离开保定巡抚衙门以来,早就让东厂通缉惯了。只是如今曾经任职的锦衣卫也来通缉他,心里倒是有点不是滋味的。客婉清挂念魏忠贤,对这些话已是充耳不闻,只是心下盘算,嘴里唸道:「怎么办?怎生想个法子通知爹爹?」


在场没有其他人想去通知她爹。


探子说:「锦衣卫大举出动,沿途调派兵马,此刻在阜城中已有三千兵力,还有其他兵马不断入城。属下担心咱么再不撤离,恐遭鱼池之央。」


范世豪立刻起身。「事不宜迟,咱们即刻动身。郑少侠、客姑娘,锦衣卫人多势众,犯不著吃这眼前亏,就让丐帮弟子护送各位出城吧。」


客婉清摇头:「我要去见爹。」


郑恒舟拉过客婉清,瞧着她的双眼道:「清妹,面对大批兵马,妳爹孤身一人,或许还有机会突围。妳去跟着他,只是拖累他送命而已。」


客婉清流泪道:「大哥,你何必安慰我?这种情况,便是我爹也难以脱身。」


郑恒舟道:「那妳更不该去枉送性命。」


「大哥……」


「难道妳爹想要看到妳死吗?」


客婉清泣不成声,只是摇头。


郑恒舟见她如此激动,叹一口气,召毛笃信过来。「笃信,我把客姑娘交在你的手上,千万要保护她周全。你们先走,我留下来探探情况。」


客婉清道:「大哥,你不能……」


「我只是探探情况,不会以身犯险。妳爹最后如何,我会让妳知道。」郑恒舟抚摸她的脸颊,擦拭她的泪水。「快走吧。」


范世豪道:「锦衣卫搜捕魏忠贤同党,府城最好不要再回去了。大家在石家庄会合吧。」说著走到郑恒舟身旁。「郑少侠,我跟你留下,也好有个照应。」


毛笃信携家带眷出城,官兵也不多加盘查。丐帮弟子随后跟上,护送他们一同前往石家庄。眼看天色渐暗,郑恒舟与范世豪朝向尤氏旅店走去,到得数条街外便看到有锦衣卫的人马便装巡逻。两人施展轻身功夫,左闪右躲,掩到距离尤氏旅店两条街外一间屋子的屋顶上伏低。这时锦衣卫人马已经不再掩饰行踪,纷纷离开藏身处严阵以待,将街道挤得水泻不通。两人再要前进,便会让人发觉,于是他们隐身屋顶,静观其变。


魏忠贤与友人坐在旅店二楼,把酒言欢,谈笑风生,完全不将四面八方的锦衣卫看在眼里。片刻过后,锦衣卫带队军官放声叫道:「魏忠贤,你大逆不道,结党叛乱,皇上亲旨着令锦衣卫将你逮捕归案,如有违逆,格杀勿论!」


却听魏忠贤道:「吴孟明,近年锦衣卫都指挥史一年换一个,你爬这么快,小心又给人拉下来。皇上打定主意要杀我,却又怕落人口实,先是派我看守皇陵,这会儿又安了我个反叛罪名。崇祯皇帝奸诈得紧,正所谓伴君如伴虎,我看你也做不长了。」


吴孟明道:「魏忠贤执迷不悟,口出大逆不道之言。拿下了!」


锦衣卫早已在旅店四周架好竹梯。吴孟明一声令下,当场便有十几个人闯入旅店二楼,魏忠贤好整以暇,站起身来,信手挥洒,将众锦衣卫尽数摔出楼外。吴孟明下令再攻,锦衣卫继续抢上。如此给摔了二、三十个人下来,吴孟明怕士气低落,当即下令暂停攻击。


魏忠贤坐回原位,继续和朋友喝酒。


郑恒舟对范世豪道:「魏忠贤出手不如之前灵活,看来当日的剑伤至今尚未痊愈。」


范世豪四下张望:「这么多兵马,魏忠贤想要逃出去可不容易。而且看他那个样子,似乎不想要逃。」


郑恒舟道:「当日养心殿中,他便知道自己大势已去。之后效忠崇祯,虽说图个告老还乡,但他其实心里明白,崇祯皇帝不会让他善终的。」


「你认为他打算今日在此战死?」范世豪问。


郑恒舟点头。「一代枭雄,最后却沦落到阜城这偏僻地方的小客店里。」


「他罪有应得。」


「谁说不是呢?」


吴孟明改放弓箭,魏忠贤挥动桌椅,将箭尽数挡下。他一边喝酒,一边挡箭,笑道:「吴孟明,我跟你说,我武功这么高,你明枪明刀想要杀我,可得折损不少兵马。最好就是放火烧店。」


吴孟明道:「我初任指挥史,所办第一件大事就是带兵缉拿你归案。如果几千人来抓你都不能留个全尸,叫我怎么跟皇上交代?」


魏忠贤哈哈大笑:「吴都指挥史既然这么有原则,那就放马过来吧!」


锦衣卫不断派人上楼进攻,魏忠贤在谈笑之中竭力应付。到得三更时分,魏忠贤身形不灵,手脚都受了刀伤。打到四更之时,魏忠贤胸口剑伤复发,气喘吁吁,连番剧咳。吴孟明下令伤兵退下,自己带了十名亲信,步上旅店二楼。魏忠贤坐在位子上,喘息笑道:「好哇,吴孟明,你可上来了。不错,身先士卒那是在战场上做的事情,坐收渔翁之利方为当官之道。看在你如此乖觉的份上,一场功名,便宜你了。」


他扯下裤带,甩上房梁,站上饭桌,打个死结。「我这辈子,无怨无悔。希望你死的时候,也能如此洒脱。」说完踢翻桌子,自缢身亡。魏忠贤死后,尸体遭人挖出坟墓,千刀万剐。崇祯皇帝下令清查阉党逆案,一举清算阉党党羽三百一十五人。客氏下浣衣局,鞭笞至死。魏忠贤势力自此灭绝。


锦衣卫都指挥史吴孟明站在魏忠贤的尸首之前哈哈大笑,志得意满,良久方休。


范世豪眼看着这个打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出手的都指挥史,说道:「死了个魏忠贤,又多了个吴孟明。」


「天启也换成崇祯了。」郑恒舟摇头:「台面上换了一批人,干的事情似乎也差不了多少。」


「我原以为崇祯皇帝会好一点,如今看来,整个朝廷都已经烂到骨子里了。」范世豪感慨。「说我大逆不道吧。我竟觉得,明朝不亡,百姓不会有好日子过。」


郑恒舟翻过身来,仰望星辰,微笑道:「有位前辈曾经告诉我,只要世上还有不世出的高人,一切就还有希望。」


范世豪转头看他,问道:「谁是不世出的高人?」


郑恒舟道:「我啊。」


范世豪扬眉:「你打算退隐江湖?」


「傻了,前辈。世道如此,谁能置身事外?」郑恒舟笑道:「不过忙了这些年,也该趁这个机会喘息一下了。下次天下大乱的时候,咱们再一起出来闯荡吧。」


两人翻身下屋,却发现面前站了一队锦衣卫。领头的千户认得郑恒舟,喝道:「郑恒舟,你勾结魏逆,反叛朝廷,此刻魏逆已然伏诛,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魏忠贤无怨无悔,我可还没到那个境界。」郑恒舟笑道。「崇祯皇帝想要来个鸟尽弓藏,今日让他知道,世事没有那么称心如意。」


于是郑恒舟与范世豪联手杀出重围,趁夜逃出阜城。锦衣卫几番追赶,不抓到他不肯罢休。最后吴孟明让郑恒舟打成重伤,弄得灰头土脸,才终于不敢再追,收兵回京。


崇祯元年,北方大旱,赤地千里,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崇祯皇帝日理万机,焦头烂额,再也没有时间去管什么鸟尽弓藏的事情。郑恒舟本想归隐山林,与客婉清享点清福,可惜天灾连年,流寇为患,大明百姓再也没有过过一天太平日子。

直到明朝灭亡,他始终没有如愿当成不世出的高人。


十七年后,流寇李自成打入北京,崇祯皇帝煤山自缢。山海关守将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攻占北京。一日,客婉清牵着郑恒舟的手,信步来到扬州城外,说道:「大哥,天下乱了这么多年,我们夫妻两东奔西跑,始终一无所成。东林党斗到现在还在斗,连齐心合力对抗清兵都做不到。我在想,不如咱们去扬州帮忙故人守城吧?」


郑恒舟笑道:「当年若不是听我劝告,史可法也不会跑来镇守扬州。这个城,原是该帮他守的。」


清顺治二年,扬州城破。史可法以身殉城。此后郑恒舟与客婉清绝迹江湖,再也无人听说他们的事蹟。明末一场黎民苍生大浩劫,到了满洲人统治天下之后终于告一段落。此后数十年间,尽管有不少江湖人士意图反清复明,郑恒舟却始终没有再涉江湖。对他而言,朝廷里换成什么人并不重要,只要百姓能够安稳度日,他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黎苍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