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吴东龙的东京大人味观察

以设计为核心,学习、观察、书写、出版与从事设计工作。 2006年起于华文地区出版《设计东京》系列,现为作家、书籍编辑、视觉设计师与专业讲师,亦从事展览、书系与讲堂规划等工作,更参与广播「建筑美乐地/遇见设计」单元录制,于台 · 港 · 中参与讲座及主持活动逾百场。文字、设计作品见于两岸三地媒体与出版。近期出版《100?东京大人味发见》。

树好聊吗?读《跟一棵树聊天,听他的人生哲学》

发表时间:2020-09-15 点阅:696

其实我不太懂得「吃素」=「不杀生」这样的逻辑,因为在我认知里,植物也是有生命的,只是因为我们听不见植物的呐喊,看不到植物的表情,但不一定就代表植物没有感受吧?但以人类的角度来看,植物是不是由于不擅于表达情绪或是声量太微小所以可以当作没听到所以被吃掉。其实这些无关道德,就是以逻辑来讲。(毕竟我还是正常吃肉吃菜,享受大自然带来的恩赐)

 

 

就像曾经读过的惠子问庄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你不是鱼,怎知鱼HAPPY?)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你也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HAPPY)这段对话最后被庄子强辩的辩论技巧说:「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你问我说:你怎么知道鱼HAPPY?代表你知道我知道鱼很HAPPY才问我的呀~)最后庄子竟说:「我就是知道!嘿~嘿~。」然后句点结束。其实当时惠子只要加一个「乎」(or not)字变成「安知鱼乐乎?」(怎知鱼happy or not?)庄子就不用那么霸道了,哼!(气什么?)这段主要说,每个生物真的都不一样,不要以为自己都知道,这就是所谓「易位思考」的重要性了。

 

 

讲到这里才要切入主题说最近SOUPY送给我一本书是沟通师春花妈著作,SOUPY画的《跟一棵树聊天,听他的人生哲学》,我看了1/3之后觉得很过瘾,但一度中断犹豫要不要继续看下去,因为书里描述春花妈和植物的对话,春花妈除了能跟动物沟通,竟然也能和植物聊天实在太可怕了!但到底是真沟通还是有想像的成分呢?我偷偷问了也会动物沟通的朋友S,他说对呀,他也会跟植物沟通。于是我又追问,那你会跟小强沟通吗?「跟小强沟通干嘛!」他回我。「可以请他和他的伙伴离开这里呀!」我回答。然后就已读不回了。

 

 

不过是不是真的其实对我来说不太重要,因为我的乐趣在于如果是真的,植物对事物的理解与逻辑实在太有趣了。里面有描述到一则关于春花妈遇见一个植物生菜,给她的讯息是:「我好好吃,我喜欢给人吃,你吃我,我好会长唷,会养你!」结果把生菜请回家后,一直长不好,发育一天烂一天,结果发现,生菜只是不想长在原来的地方所以撒了谎给春花妈带回家。带回家后,又怕被人吃掉,因为觉得人很大,应该会把他吃光,所以长不好以求自保。后来春花妈答应不吃之后,生菜活得很好很久还长很多枝叶。这故事实在太有趣了呀~

 

 

后来SOUPY跟我说书里的插画原画要举办线上拍卖,结果我就投了几张标之后就忘了这事。有天朋友S说,你是不是标了一张插画,我说对,「恭喜得标了!」而且我的款项要捐给中华鲸豚协会,实在是太好了,我喜欢鲸豚呀。

 

 

虽然很害怕身边的植物一直在偷瞄我然后彼此窃窃私语,但后来我还是把书给看完了,我想之后会多跟他们说点话:「你们要是说敢我坏话就炒来吃!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