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新会员第一本免费,小编教你如何兑换!
发表时间:2016-10-03

「HyRead中信卡友读享乐」送给每位新....

全台80万金融人 不变身就淘汰
发表时间:2016-01-20

图片来源:周书羽 从「威尼斯银行」....

委内瑞拉的启示

发表时间:2018-07-11 点阅:839
Responsive image

撰文:刘锦龙

美国联邦旧金山银行主席约翰威廉呼吁,各国政府在财政政策上应致力追求长期经济成长与促使实质自然利率的提升;并提早因应退休金与社会安全网计划所遭遇的资金欠缺与不足问题。

6月12日美国川普总统与北韩领袖金正恩在新加坡的会谈,受到全球瞩目,但这同时,北韩的经济发展状况也受到高度关注。美国著名的线上经济学教学网站Marginal Revolution University,就在这时提出「制度(institution)因素」在人类经济发展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亚历客斯•塔巴罗克(Alex Tabarrok)这位在美国维吉尼亚州乔治梅森(George Mason)大学的经济学系教授,利用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夜间亮光资料说明北韩与南韩间的重大差异,不难发现北韩与日本、台湾甚至中国沿海间的明显差别。

 

制度因素影响国家发展

「制度因素」课题的重大影响,位于拉丁美洲的一个国家—— 委内瑞拉,正在持续的改变这个国家的人民生活方式与未来憧憬。委内瑞拉这个在国际经济中扮演一定角色,但在台湾并非是一个大家熟悉的国家,最近几年的发展,却值得我们来深思。

 

去年9月,川普总统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说,就大肆批判委内瑞拉因奉行社会主义,让这个国家的人民带来贫穷与灾难。美国为了对抗委内瑞拉政府与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的独裁专制,自从去年至今就实施一连串的经济制裁行动,包括对特定委内瑞拉人士在美资产的冻结,今年初则禁止委内瑞拉加密货币——石油币(Petro)的买卖,最近则为了惩罚马杜罗总统在新的一轮总统大选中的舞弊行为,进一步禁止委内瑞拉的主权债券与应收帐款在美国境内进行交易。

 

委内瑞拉这个拉丁美洲的国家,在国际经济上的影响远远高于其它拉丁美洲国家,主要因素在于拥有丰富的石油与天然气两项矿产资源。委内瑞拉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5个原始创始国之一,根据OPEC在2010年统计,委内瑞拉的石油蕴藏量高达2,965亿桶,甚至高于沙乌地阿拉伯,成为全球石油蕴藏量最高的国家。根据美国能源部资料,委内瑞拉的石油生产在1997年间曾高达每天320万桶的生产量,在2004年到2015年间也都维持在每天约250万桶的生产量。但是在短短的23年间,生产量一路下滑,最近OPEC资料显示每天的生产量约140万桶,美国能源部预估,委内瑞拉的石油生产量在2019年底前都将持续减产。

 

石油生产的不振只是委内瑞拉经济恶化的一个例子,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全球经济展望,委内瑞拉每人国民所得GDP在2017年较前一年下跌12.5%,自2013年以来已经累积下降37%,预估2018年将再下降15%。换言之,自2013 年以来的5年间,国民所得下降50%,这已经是拉丁美洲国家自195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案例,也是国际上除了战争以外少见的例子。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数字更是骇人听闻,在2017 年创下13,379%的历史纪录后,2018 年至今又已经达到24,571%,比2013年时的49.4%已经高出许多,更不用提在1973年曾只有3.22%的情况。现阶段出现在委内瑞拉的局面,就是物资与粮食短缺、暴力犯罪大幅增加,而且由于药物缺乏也造成婴幼儿死亡率大幅攀升。

 

极权独裁政治造成民生凋敝

为何委内瑞拉的经济形成这种崩坏局面,这就不得不说明一下委内瑞拉的政治发展。美国海军学院波加赫西莫维奇(Polga-Hecimovich)教授指出,虽然委内瑞拉早自1958年以来就推行民主制度,但因为政党限制与缺乏民主代表的普遍性,以致选民于1998 年将选票改投给民粹主义者查维兹(Hugo Chavez)。查维兹总统上台后,力行「社会主义路线」,其做法有几项:一、将许多企业收归国有,其范围包括石油、农业、金融、重工业、钢铁、电信、电力、运输与旅游;二、实施民生用品价格管制;三、外汇管制。此外,打着照顾平民口号,大量进行补贴,包括医疗、教育与食物,完全不考虑国家财政的负担。另一方面,为了力行社会主义,委内瑞拉与俄罗斯与中国大力发展关系,并向这两个国家大量举债,再以石油出口方式换债。

 

查维兹总统在2013 年过世,继任者马杜罗总统并未改变先前的政策,仍然力行社会主义路线。另一方面,马杜罗欠缺查维兹那样的亲民性,因而选择与军方权力合作,采行更加独裁与集权的统治方式,并大肆逮捕反对阵营与抗议人士。查维兹与马杜罗政权所推动的国家经济体制的变革,将民营企业国营化,不但降低生产效率,更导致外资企业纷纷离开,并造成国内投资不足。民生用品价格管制,更是阻断商品流通,特别是使得生产者无利可图,造成商品短缺。同样的,外汇管制除了造成美元黑市猖獗,也导致进口商品不足,国内物价起飞。委内瑞拉的经济,长期以来,依靠著石油生产与出口收入,石油销售占委内瑞拉国民所得达50%,而石油出口收入更占出口总收入的95%。在石油价格由2004年上扬以来,委内瑞拉的经济仍得以维持,但石油价格由每桶120美元的高点降至25美元时,委内瑞拉单靠单一产业的发展,自然危机重重。这时政府不愿去降低非生产性的大量政府支出,却改而由政府印制钞票去弥补财政赤字,自然就容易发生高度通货膨胀,这在全世界的经济历史早有先例,不用说众多社会主义「制度性因素」所造成对经济发展的不利影响。

 

社会福利与经济发展 互助或冲突?

委内瑞拉的处境值得国人去思考两项问题。第一,政府大量金钱补贴民众的合宜性;第二,对于极权政权国家的长远经济发展的看法。美国联邦旧金山银行主席约翰威廉(John Williams)在去年一场讨论全球经济成长缓慢的原因中,特别呼吁各国政府在财政政策上应致力于追求长期经济成长与促使实质自然利率的提升。各国政府在面临退休金与社会安全网计划所遭遇的资金欠缺与不足问题,必须提早因应,若政府不能在目前就采取必要行动,则在不久的将来势必将付出更高的代价。威廉主席的说法足以让国人深思在面临公教人员退休金议题上,应有的思考方向。另一方面,川普总统大力抨击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为人类带来灾难,而政治极权尤不可取。当台湾面临美国与中国的贸易纷争,与过去过度集中于中国市场的出口行为,为台湾长久经济发展着想,实应加以提早改变。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