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启动「经济汉光演习」因应危机

发表时间:2020-09-13 点阅:288
Responsive image

 

采访:张嘉伶 整理:陈雅莉, Photo by Falaq Lazuardi on Unsplash

 

自去年12月中国武汉爆发COVID-19肺炎疫情以来,尽管台湾防疫得宜,但全球确诊病例、死亡人数仍持续攀升,疫情毫无减缓的迹象。在武汉肺炎疫苗尚未问世,加上病毒感染后尚无特定有效药物可供治疗下,全球目前仍处于「疫情发展中」,究竟何时才会进入「疫后」阶段,还是未知数。

 

值此之际,各国政府要面临的是,在重启经济与防堵疫情间取得平衡的挑战。以台湾为例,政府推出企业纾困方案与振兴经济措施,目前已有超过一千多万人领取振兴三倍券,显示政府在提振消费上已达到一定程度的效果。不过,想要恢复常轨,仍是漫漫长路。政府仍需积极动员国内相关产业和经济资源,才能战胜武汉肺炎。

 

 各国纾困 设法振兴经济 

 

因应武汉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各国纷纷祭出财政刺激方案,规模之大史无前例。台湾在纾困3.0之前,前两阶段的纾困总规模已达新台币1.05兆元,约占国内生产毛额(GDP)的5.5%。

 

德国一向非常在乎「收支平衡」,但随着武汉肺炎疫情肆虐,经济前景恶化,为了支撑经济,纾困金额预计至少将达7,500亿欧元(约新台币24.88兆元),占GDP比重约31.8%。主要措施包括1,000亿欧元企业放款、4,000亿欧元企业担保、2,000亿欧元银行举债、1,000亿欧元企业股份收购等。

 

今年3月,美国国会批准直接拨付每人1,200美元,以缓解疫情带来的经济打击。美国政府这样做,除了抗疫外,主要是因应总统大选即将到来。这种「直升机撒钱」(Helicopter Money)方式,能否达到纾困并可点燃经济复苏的效果,尚待进一步观察。不过,由此可见,由公部门编列特别预算或发放现金来支应,都只是振兴经济方案的一部分。

 

全球央行争相撒钱救市

 

政府用以刺激经济成长的政策工具有两种,一是利用货币政策,另一则是财政政策。传统货币政策是以中央银行的利率政策、公开市场操作,来落实维持物价稳定、汇率稳定、金融稳定,进而影响企业投资意愿及民众购买意愿。

 

因应这波疫情所带来的冲击,除了国会通过特别预算外,各国央行也开始加入救市行列。2008年金融海啸发生时,各国央行资产负债表占GDP比重约1成左右,但随着持续买入公债、抵押担保证券和其他标的,资产负债表不断扩张。为避免造成物价上升、通货膨胀,各国央行在2019年中之前致力于缩减资产负债表计画。可是,没想到去年底爆发武汉肺炎疫情,包含美、加、日等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又再度快速飙升。自去年第4季起,加国央行资产负债表占GDP比重增加近3倍,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占GDP比重也成长1成。

 

如此一来,大量现金流入各国政府的经济部门中,甚至是股市和房市。这会造成什么影响?根据推估,从2020年到2030年,全世界已开发国家的平均利率将维持在1%的水准,意味着低利率环境下,民众存在银行里的钱只会变得越来越薄。

 

市场上到处充斥游资,不但影响到我国央行外汇存底币别的比重,伴随而来的隐忧还有可能发生潜在的通膨危机。以往认为,各国央行猛撒钱,犹如水槽中的水满溢出来,将导致通货膨胀。可是,在金融风暴发生后,日本央行也是拚命印钞,结果物价反而持续下跌。

 

此次肺炎疫情爆发后,日本政府和央行再度下猛药,印钞规模与金额更胜于金融海啸,是否会引发通膨,尚未有定论。不过,「现代货币理论」主张,只要能找到良好的机制来排水,就不会出现通货膨胀的问题,政府就可以持续扩大支出,达成充分就业,以及稳定经济的效果。这样的观点已在世界先进国家中引起正反两面的热烈讨论。

 

 疫情中有产业输家、也有赢家 

 

这波疫情除了影响全球整体经济情势外,各国产业中,有些也因疫情受重创,有些则将受惠。例如,过去以中国为主要生产基地的供应链,在肺炎疫情蔓延下,遭受巨大冲击。各国开始思考如何分散企业风险,避免损及供应链,包含美、日等国政府更协助企业将供应链移出中国。

 

其实,早在2018年美中贸易战开打以来,美方提高加征关税税率,已大幅影响中国大量生产的效益。若再加上各国政府近期重新评估香港自治情况和定位,中国身为「世界工厂」的地位恐遭动摇,过去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发展动力将不若以往顺利。

 

从进口数据来看,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美国进口数据呈现衰退,中国进口数据衰退幅度更大。但是中国对美国的依存度降低,不代表中国的重要性消失。相较之下,中国对欧盟的进出口比重却是明显增加,因为欧盟本身并无制造业,也无独立的货币运用空间。

 

对台湾来说,这波疫情对某些产业造成负面影响,有些产业却因而获得新的机会。的确,各种产业面临到政治或经济风险冲击时,难免会有赢家,也会有输家。包含旅游、运输、汽车、营造、纺织业等,都是属于需要纾困的产业。反之,医疗器材、半导体、5G科技、清洁消毒、食品业等,可能无须纾困措施。一旦中国供应链「断链」或消失时,台湾业者应把握机会,提高产业附加价值,才能有效扩大市场。

 

 疫情促使全球企业市值大洗牌 

 

除了创造新机会外,肺炎疫情也促使全球企业市值大洗牌,变动幅度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凸显在崩溃经济环境中,适应能力最强的公司受惠最多。例如,在金融领域中,支付业者PayPal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都是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PayPal的市值排行从去年底的第76名一路扶摇直上,到今年6月底窜升至第32名,逼近美国银行,反观美国银行市值排行同期间直直落,从第16名掉落至31名。

 

此外,影音串流业者Netflix的市值也超越迪士尼、电信巨擘AT&T,以及全美最大有线电视事业者康凯斯特公司(Comcast)。显见,这波疫情冲击也提供了许多机会,让企业可以力争上游,甚至是改头换面,重新往前大幅迈进。

 

 台湾应超前部署,开启产业新机 

 

台湾此次防疫成效傲人,在于之前已有抗SARS经验、两岸多次交手的风险意识、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提供公开透明的疫情资讯、坚强的产业实力和妥善的资源分配,以及完善的全民健保制度。

 

但如果疫情长期发展下去,还有许多未知中的风险,譬如病毒是否会变异、中国经济是否会持续疲弱不振等等。因应下一波疫情可能再起,欧盟27个会员国于今年7月下旬达成共识,推出「欧洲版马歇尔计画」,预计为欧盟经济注入一笔高达7,50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协助受疫情重创的成员国振兴经济,并敲定欧盟成员国想要获得纾困款项,必须遵守欧盟「法治」原则。

 

为避免肺炎疫情加速中国经济衰退,中国政府也决定提前启动新的经济扩张计画,称之为「四万亿(兆)救市计画」。之前,中国政府为因应2008年金融危机,也曾推出「四万亿(兆)投资计画」,虽然拉动经济,但也造成经济过热、资本膨胀、金融畸形发展等问题。

 

面对潜在风险,台湾也不能掉以轻心。政府各单位、金融界和企业界必须预先做好预防下一波疫情的准备工作,特别是考虑启动一场全方位的「经济汉光演习」,预拟台湾因疫情扩散而发生产业断链、资金外逃等危机的因应之道,并针对医疗能量进行压力测试。

 

台湾的防疫成果,也大幅提升了口罩等防疫产业在国际上的良好形象和品质。建议政府推动「产业版马歇尔计画」,以防疫成功的形象来提升产业质感,并善用品牌认证来带动国内市场消费。

 

此外,台湾的超额储蓄向来偏高,加上通货膨胀率长期维持在相对低而稳定的水准。因应疫情未来发展,期许政府在思考纾困和振兴经济策略上,应放大格局、超前部署,并充分利用超额储蓄,活用国内民间闲置资金,开启国内产业再投资的新契机。

 

►►本文整理自台湾金融研训院黄崇哲院长台大演讲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29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