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亚洲金融中心」群雄并起,谁将胜出?

发表时间:2021-02-22 点阅:2559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sayhitobel on Unsplash

 

香港的角色正在转变,虽然北京对香港的管控及影响越来越大,但在成本的考量上,许多金融机构仍未放弃香港,而新加坡和日本则急起直追,积极争取成为金融中心。各地区之间的竞争越剧烈,对亚洲的发展将越有利。

 

香港的衰落其实没有人们说得那么严重,虽然中国实施了严苛的《国安法》,但这座前英国殖民地如今依然是亚洲首要金融中心。金融资本与人才的外流,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多。

 

离开香港 成本远大于收益

 

因为惯性的力量很大,对许多金融机构来说,离开香港的成本都远大于收益。

 

虽说好几家对冲基金将在新加坡设点, 但它们都没放弃香港。对冲基金研究机构Eurekahedge指出,香港的对冲基金金额遥遥领先其他亚洲国家,管理的资产总额超过910亿美元,超越新加坡、日本、澳洲的总和。

 

香港在2020年的IPO市场是全球亚军,仅次于以那斯达克为首的纽约。2020年有145家公司在香港上市,募资总额达3,973亿港币(折合约512亿美元)。虽然IPO件数比2019年的164宗低12%,募资额却增加了26%。即便武汉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景气低迷,香港股市依然亮眼。

 

这些2020年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大多来自中国,占了募资额的98%。德勤中国(Deloitte China)的数据显示,16支股票平均至少各募到了78亿港币,其中有6支是二次发行。

 

如果中国没有突然中止蚂蚁集团的IPO,香港2020年的募资总额甚至可能会再增加185亿美元。当时蚂蚁集团预计募集370亿美元,一半在上海,一半在香港进行。

 

但这也正是香港的困境:它的资本市场任由位于北京的中共摆布,必须随着政治起舞。而对中国统治者来说,蚂蚁集团已经大到开始侵蚀银行业的地盘,会让国家更难掌控金融体系,所以需要出手缩小它的规模。

 

近来的香港逐渐转型为中国的离岸金融中心,不再着力于独霸亚洲。最明显的改变,就是北京干预了香港的司法独立性。司法一旦不再独立,那些想要跨国经营的金融科技公司就不会把亚洲总部设在香港,而会转向新加坡。

 

狮城崛起 打造东南亚数位金融系统

 

新加坡即将取代香港,成为亚洲最重要的金融科技中心。东南亚的数位金融正在快速成长,厂商很适合在新加坡统括全局。因此,以转帐闻名的Transfer Wise和新型银行Revolut这些英国金融科技巨头,都把总部设在新加坡,而非香港。研究机构奥纬(Oliver Wyman)的资料显示,经营东南亚业务的金融科技公司有40%把总部设在狮城,该地2015至2019年的金融科技投资总额占了东南亚的65%。

 

金门创投(Golden Gate Ventures)创始人之一Vinnie Lauria在奥纬与新加坡金融科技协会2020年12月共同出版的报告中表示,「新加坡的监理制度、人才、税制、所有权、股权结构全都很适合;而且该国与其他国家的政治关系都很好,是孕育新苗的理想地点。」

 

事实会说话,新加坡自己的金融科技巨头已经开始打造东南亚的数位金融系统。从叫车业务起家的Grab如今开始经营送餐服务和数位银行,市值成长到150亿美元。新加坡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冬海集团(Sea Group)则在纽约证交所上市,买下了大型游戏公司和电子商务公司,金融科技部门也在不断成长。Grab与冬海在东南亚每个主要国家都设有分部,并双双在2020年12月拿到新加坡的纯网银执照(Digital Full Bank Licenses, DFB),可以同时服务企业与个人客户。如果它们的数位银行能够蓬勃发展,新加坡身为亚洲金融科技枢纽的地位就会更稳固。

 

中国的金融科技巨头也想从新加坡进入东南亚市场,蚂蚁集团拿到了新加坡的纯网银执照,可以在新加坡服务企业客户,如果它能在新加坡打出江山,之后就会继续进军其他东南亚国家。至于腾讯则因为握有冬海集团40%的股份,目前已经可以从东南亚数位银行市场中获利。

 

新加坡甚至还可以另外颁发一种数位银行执照(Digital Wholesale Bank License, DWB),让没有在第一波开展这类业务的中国科技公司,例如智慧手机商小米以及科技巨头字节跳动(Byte Dance)一起来经营网路银行。

 

日本优势 虚拟货币利基市场

 

不过有件事新加坡很少提起:如今它的金融科技业会这么发达,其实跟许多业者不选择香港有关。新加坡政府非常小心地不让自己看来像是抢了香港的宝座,以免触到北京的虎须。

 

但日本就不必担心这个,日本首相菅义伟2020年11月表示,「日本要引进海外金融人才,成为亚洲与世界的国际金融中心。」首选地点当然是东京,但大阪与福冈也都很有兴趣。

 

中国《国安法》的出现让日本加紧力道打造金融中心,瑞穗金融集团高阶主管今井正二2020年11月在《日经》全球线上论坛中表示,「日本企业担心《国安法》会阻碍它们获取重要资讯。」

 

当然,日本可以用奖励措施,把一些目前位于香港的日本金融公司吸引回国,但光靠如此方式,抢不走香港的亚洲金融中心宝座。毕竟日本相当官僚,而且税率比香港和新加坡都高。

但日本有另一个优势:它目前已经是虚拟货币中心。日本的虚拟货币监理机制一直走在世界最前线,在绝大多数国家还在无谓地讨论要不要监理虚拟货币的时候,日本已经建立了相关的监理基金会。

 

它在2017年修订了《资金决济法》(Payment Services Act),承认数位货币为合法的支付方式,并开放登记虚拟货币交易所。在那之后,日本已经颁发了22张虚拟货币交易所执照。

 

区块链支付业者瑞波公司(Ripple)执行长Brad Garlinghouse 2020年10月强调,日本将成为虚拟货币重镇。他说,「日本是我们成长最快的市场之一」,甚至在考虑要把总部从美国搬到这个旭日之国。

 

在瑞波最大的外部投资者思佰益(SBI Group)2020年7月买下了一些B2C2的股票,12月又收购了这家公司之后,日本似乎即将成为虚拟货币交易重镇。B2C2的总部位于伦敦,是全球顶级的虚拟货币交易商,客户从券商、证交所、基金管理公司都有。

 

这些交易将使思佰益成为第一家经营数位资产交易的大型金融集团,它与B2C2未来可能还会开始交易虚拟货币期货和衍生性金融商品。

 

反讽的是,日本的数位金融之所以蓬勃发展,正是因为北京担心虚拟货币可能带来系统性金融风险。中国不久之前还是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市场,2017年年中的比特币交易量占全球的80%。但在北京认为,分散式虚拟货币会带来无法接受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之后,这股热潮瞬间消失。虽说虚拟货币的确像中国监理单位担心的那样,可能造成资本外流并助长洗钱,但为此就把它踢出中国金融体系还是过于小题大作。

 

日本监理机关也担心虚拟货币带来同样的问题,但正在尝试用更细致的手法,逐步建立一个能够不断改良的监理机制。因此大部分的虚拟货币都离开了中国,来到了日本。

 

至于香港呢?投资者要记住,北京对这座金融中心未来命运的影响力,如今已经升到了史上最高点。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外籍特聘研究员;译者为廖珮杏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34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