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干预市场日深

发表时间:2021-10-12 点阅:1437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Eric Prouzet on Unsplash
 
 
人民币国际化之路更崎岖

 
人民币迈向国际的基本障碍依然没变;而且北京干预市场和金融体系的程度超越以往,国际化之路势必更加崎岖。

这十几年来,中国为了强化自己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地位,一直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北京希望打破它口中的「美元霸权」,阻止美元继续主导国际金融。

但这并不容易。

美元目前不但同时是储备货币、贸易结算、融资的主流货币,地位还相当稳定。

例如美元在各国央行外汇总储备的比例,虽然因为美国政治动荡的关系,在2020年第4季降至25年来的最低点,但实际数字依然高达59%;相较之下,人民币所占的比例只有2%。


中美战场延伸至金融界

 
美元无可动摇的地位,使美国在国际金融支付体系中拥有巨大影响力,也使俄罗斯、伊朗、中国等国相当懊恼。2018年12月,加拿大政府在美国的要求下,逮捕了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财务长孟晚舟,理由是她涉嫌银行与汇款诈欺,由于伊朗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制裁的对象,她却让银行误以为华为与伊朗没有业务往来。

孟晚舟被捕,代表美中贸易战与科技战大幅升级,战场已经延伸到金融界。

中国共产党在那之后就加快脚步,设法让经济脱离美元的牵制。北京为了预防华府祭出惩罚性经济制裁,开始推广数位人民币(DCEP),希望让更多人在跨境支付中使用这种法定货币。

理论上,数位人民币可以让中国绕过美国既有的金融体系,爱跟谁做交易就跟谁做交易,不必担心美国的干预。

虽然数位人民币才刚起步,但人民币早在很久之前就设法国际化。

中国从2007年以来,就开始打造离岸人民币市场,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教授黎麟祥称之为「一国两市」,可以既严格控管境内的货币兑换,同时又让人民币在香港、伦敦、新加坡等离岸市场完全自由交易。

但是即使这些城市目前都已经成为人民币离岸交易以及发行人民币债券的中心,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却依然有限,因为中国既拒绝人民币汇率浮动,又拒绝公开资本帐。


 
中国正逐渐左倾

 
不过,外汇管制与资本管制都不是人民币国际化真正的阻碍,虽然它们都对货币国际化不利,但迟早都会逐渐放松。人民币国际化真正的问题,是中国在坚贞信奉共产主义的习近平独裁统治下,正逐渐左倾。

如今习近平会重新提到过去毛泽东所说的「共同富裕」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中国在改革开放33年之后,已经成为全球最不平等的社会之一,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的资料指出,金字塔顶端1%的富人在20年前控制全中国21%的财富,现在这个数字已经增加到31%。

但习近平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却大幅仰赖直接干预私人企业跟金融市场,例如禁止蚂蚁集团IPO,并且在滴滴出行背着监管机关在纽约证交所上市后,对滴滴祭出惩罚等等。

虽然习近平政府做出这些事情并不意外,但还是会让全球金融体系对人民币更没信心。

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问题是,北京一方面想要把中国的金融体系控制得更紧,另一方面,又希望人民币在全球获得更大影响力。

这两个目标本身彼此冲突。光靠钱多无法成为全球金融大国,还得加上金融开放才行。

如果华府当初坚持控制美元汇率、严加管制资本、任意干预金融市场,美元就不会拥有现在的无上地位。

当然,许多中国学者、官员、商人都相当理解这点。

在习近平成为领导人之前,知情的金融观察家对人民币国际化信心满满;分析师经常具体预测中国会在某个时间点,例如2020或2025年公开资本帐,很多人都认为,中国迟早会降低控管国内金融体系的力道,因为放松管制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和地缘政治优势。


 
部分投行依然乐观

 
但现在的分析师很少做出这类预测,只剩下某些投资银行依然乐观。例如摩根士丹利在2020年9月预测,人民币会在10年之内成为全球第三大储备货币,虽然人民币目前在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的比例只有2%,但2030年将上升到5%至10%,超越日元和英镑。

这家投资银行认为,因为中国投入市场的投资组合将从2020年的1,500亿美元,增加到2021年至2030年的2,000亿至3,000亿美元,提高人民币在全球资产中的比例。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今年8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海外机构与海外个人持有的人民币资产在2020年一年内增加了大约40%,达到8.98兆人民币,相当于1.39兆美元。

这段时间内,人民币在各国央行储备的比例也上升了14.8%,达到2.25%。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奚君羊在8月对中共直属的媒体《环球时报》表示,北京可能会利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交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伦交所)之间的「沪伦通」机制,鼓励外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未来也可能会让上海连通东京证交所和新加坡证交所。」

那些依然看多中国的大型投资机构当然会喜欢这样的消息,例如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 Rock),以及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创始人兼董事长之一雷˙达里欧(Ray Dalio)对此都很有兴趣,贝莱德8月30日开始透过中国的子公司,销售它自己的共同基金:贝莱德中国新视野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打算要募80亿人民币,相当于12.4亿美元;桥水的第2季财报则显示,桥水在中国至少持有37家公司的股票,总价约12亿美元。


 
公开资本帐仍有难度

 
不过其他人对中国的金融改革就没这么乐观,香港科技大学的黎麟祥教授7月就曾在《南华早报》表示,「一个法治体系与权力制衡系统都不成熟的国家,很难让其他国家信任它的货币。」

黎麟祥认为,到了2030年,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的比例将从目前的1.5%至2%,增加至6%。

但如果要达成这个目标,北京「就得在这10年内大幅加速金融发展,以及公开它的资本帐」。

这实在不太可能,而且如果习近平一如预期再度连任(2022年至2027年),他可能就会进一步加强管制中国经济与中国的金融市场,同时建立人民币跨境支付的其他替代管道。

中共一直担心资金外流,很难想像他们会放松资本流动的管制。

这些资讯都显示,人民币短期内不太可能挑战美元,它光是要能够挑战日元或英镑,就得先跨出一大步了。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外籍特聘研究员;译者为廖珮杏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42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