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中国私人企业荣景可能一去不回头

发表时间:2022-03-04 点阅:1020
Responsive image


中国网路企业的优势,在短短两年前似乎还无人能及,这些企业在中国势不可挡,手握大笔资金,不断各地扩张。

阿里巴巴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集团,就在新加坡申请了纯网银执照,该公司在各国大量投资电子钱包服务,打算建造一个全亚太的数位支付生态系。

但过不久,拿到纯网银执照的蚂蚁集团,却在自己家遇上政治问题。

北京当局为了昭告所有私营企业都要服从党的指导,决定让全中国最大胆的企业家马云下台。

直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阿里巴巴能不能从这波打击中恢复。

它的市值在过去一年内下跌53%,蚂蚁集团也被迫重组,盈利能力势必降低。

而且在那之后,蚂蚁集团的压力并没有消失。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2022年1月的报导,中国中央电视台一部纪录片指出,蚂蚁集团支付了「高得不合理的金额」给总部杭州前市委书记的弟弟,借此让市政府协助蚂蚁集团以政策折扣价购买房产。

根据《金融时报》引述的公开纪录,蚂蚁集团的一个部门,在2019年购买了这位市委书记弟弟的两家行动支付公司股份,之后在杭州以低价买到两块土地。

该记录片并没有直接写出蚂蚁集团的名字,但查一下就知道,其中一家行动支付公司唯一获得的外部投资,就来自蚂蚁集团。

政治斗争的阴影,让蚂蚁集团在新加坡这种竞争激烈的国际金融中心不断碰壁。

中国因为政治原因(据报导是习近平主席直接下令)突然取消了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发行(IPO),但新加坡这种法治国家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根据反贪腐NGO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评分,新加坡的清廉指数是85,为亚洲之冠,全球第四;至于中国的清廉指数则只有45。

国际透明组织在最近一份年度报告中指出,习近平过去10年高调反贪腐,

「但中国的贪腐出现了新形式,例如官商勾结。如今中国高官会利用权力,把过去的国有资产分配给自己,或者分配给那些有政治门路的企业。

此外,中国无视人权、无视基本自由的作风,注定让反贪腐事倍功半。」


 
打击目标越来越广 企业受害倒闭

 
在蚂蚁集团暂缓IPO的16个月后,中国已经从原本打击科技巨头,扩大到对其他各种私人公司动刀。

蚂蚁集团具备垄断特质,马云又常口不择言,会被习近平旗下的监理机构盯上并不意外;而线上叫车巨头滴滴出行,则是因为无视监理机构的意见,决定在纽约证交所上市,而惨遭开铡。

但最近许多企业之所以受害,却都仅仅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方,比如补习班就是典型例子。

由于中国人重视教育,补习市场需求强劲,企业自然蓬勃发展。

在2021年中,大约90%的家庭有支付课外辅导费用,该行业全国总产值大约1,500亿美元。

2021年7月,中国国务院发布新规定,禁止营利事业教授义务教育内容,并禁止补教机构向外融资。

此外,今后将不再颁发新的校外培训机构执照,并要求所有既有的企业都改为非营利组织。

目前还不确定中共为何要打压补教业,当局的说法是要降低学生的压力,创造更平等的学习环境;

但也有人怀疑是因为补教业的力量,已经大到让北京不开心。

政府的新规定让补教业哀鸿遍野,例如中国最大的补教业者新东方,营业收入就因此降低了80%,只好辞退6万名员工,员工遣散费、退还学费、教室的退租费,加起来总共高达30亿美元。

此外,公司为了遵守规定,还必须关闭国中小补教课程,该业务约占总营收的50至60%。

新东方这种巨头尚且如此,财力没那么雄厚的补习班更是纷纷倒闭。

中国的市场研究机构「网经社」指出,新规定发布后,25家大型线上补习班结束营业,其中包括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巨人教育集团,以及大型跨国公司华尔街英语(English learning center)。

在让补习业陷入凛冬之后,中国政府又开始打击线上直播。

中国在国内外有很多消费品牌,主要的销售仰赖业配直播,但2021年12月,北京当局却指控在中国拥有1亿粉丝的「带货女王」薇娅逃漏税,处以2亿美元(约新台币58.6亿元)的罚款,并突然关闭了她的电子商务帐号和社群媒体帐号。

薇娅在微博上表示,「在自查和调查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确实在税务上有违反税收法律法规的行为,对此我深感愧疚,在此向公众道歉,」并称,

「我完全接受税务部门依法对我做出的相关处罚决定。」但她到底以怎样的方式逃了多少税金,目前没人知道。


 
中国搬砖砸了自己的脚?以政治资本掌控经济

 
在这波行动中,被中共盯上的公司跟个人,都有几个共通点:

首先,他们所在的产业,中共几乎没有涉足经营。

通常任何想在中国飞黄腾达的人,都得在政府里有正确的人脉,但无论是阿里巴巴、滴滴出行、新东方的崛起,还是薇娅这种网购名人的暴红,都不是靠著中国政府的支持,而是因为符合了市场需求。

这些个人和企业分别以自己的方式,代表了中国数位经济形形色色的活力。

在这波打压之前,他们都在各自的产业名列前茅,身价高达数十亿美元。

也就是说,这些企业与个人对中共造成了威胁。

如今的中共变得更为独断,因为继毛泽东之后,最有权力的领导人习近平,坚持用强大的政治资本,强化共产党对中国经济的控制。

习近平无意走回毛泽东的计画经济,但还是希望能够复兴毛泽东一部分的社会主义精神。

他真心相信过去的左派思想,并对资本主义近20年来在中国的侵门踏户,嗤之以鼻。

习近平试图用打压私人企业的方式来缓解中国的不平等,并高喊著「共同富裕」这种口号。

这句话不仅一听就很毛泽东,而且伟大舵手在1950年代真的这么说过;后来邓小平在1980年代又说了一次,不过当然没有他那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么有名。

另一方面,习近平也希望资本能够集中到那些国家领导的产业。

他认为,中国的旗舰企业不该是阿里巴巴这种网路公司,而是能让中国在AI、量子电脑、环保汽机车这类产业独占鳌头的高科技制造业。

在他看来,阿里巴巴无法真正产出任何价值。

这项政策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习近平上台之后,北京就开始大力支持半导体产业。

习近平希望中国可以自己生产晶片,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实现这个梦想。

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设立两个庞大的国家基金来支援半导体业,其中一个在2014年大约募集了220亿美元,另一个在2019年吸引了290亿美元;

除此之外,中国的地方政府也设立了15个半导体基金,募资总额达250亿美元;它还设立了一个「中国的纳斯达克」,也就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目前已有40家晶片厂公开上市,IPO募资金额合计256亿美元。

半导体业需要大量资本,所以重金投资非常合理;但到目前为止,投资的结果最多只能说是喜忧参半。

中国的晶片依然完全无法国产,它在2020年总共进口了3,500亿美元的半导体,总额甚至比原油还高。

另一方面,国家大力相挺的晶片龙头清华紫光,则是在2020年11月违约了一笔13亿人民币的债券,并在2021年中濒临破产。

如今,美国也正在阻止中国接触先进半导体制程,即使紫光成功重组,未来依然困难重重。

到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紫光集团的失败会不会阻止中国继续无效投资,毕竟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光是在2020年一年之内就增加了22,800家,比2019年多出195%。

长期来看,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大力干涉经济,很可能只会压抑正常的私人创新,同时养出更多家「清华紫光」。

毕竟,如果国家打压所有它不想培育的企业,就只会浪费掉大部分的社会菁英。

反讽的是,习近平越是想要控制中国的私人企业,反而可能越会削弱整个中国。

私部门的活力越少,中国的企业就越难跟国际抗衡,北京在世界上也就越来越没有影响力。

在过去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一次又一次地证实,它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看来这种倾向可能永远都不会变。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特聘外籍研究员;译者为廖珮杏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47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