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让大象跳舞 期待公股事业创造新巅峰

发表时间:2022-09-12 点阅:517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Jr Korpa on Unsplash
 


在「不会把彰银落到台新金手上,也不要让台新金吃亏」的清楚指示下,纠缠17年的彰银股权案平和落幕,终于找出了彼此都可接受的出路,放手让两方朝向各自全新的道路出发。回顾这个追求民营化的过程,包括政府与台新银行的相关人员与股东,都付出了极高的成本。诚心期盼,在本案大和解之后,台湾社会能更加厘清所谓民营化的得失,也为庞大的公股事业发展做出定位。若能如此,也算是用庞大社会成本买到的可贵教训。

长期以来,一旦论及公营事业,总是摆脱不了效率不彰以及肥猫的身影。对此,采行「公司化」与「民营化」总是一个直观上的解药,而欧美公营事业民营化浪潮约从1980年代开始,为民营化改革提供了国际潮流依据。于是,「行政院公营事业民营化推动委员会」的设立以及相关法令的修订,就针对台湾各项公营事业开展了民营化工作,并将公营事业公司化后,使部分股权对全民释出。成果上,是真的看到不少原有的公营事业,在股权结构调整后,能够更具效率的回应市场竞争,也带给民众更好的服务。

但也不是一切都是美丽美好。在过去20年的民营化经验中,除了直至今日仍余波荡漾的原有公务员权利保障外,还有就是经营效率低落的问题,都仍是社会极大的争议所在。尤其是对照其他民营业者的绩效不彰,更被认为是肇因于股权释出不够,而要求政府完全退出股份,让公股事业要「完全民营化」的呼声涌现。

究竟政府对于公股事业,需不需要维持控制力?回顾这些事业的发展背景,主要就是它的事业具备了市场垄断性(电信、水电),或者是资产有其国民共有性(如公股银行)。正为了不被一般性的财团依照市场机能运作而掌控市场或资产价值,所以才会有这些公营事业的存在,而这也正是公共利益之所在。

试想,如果台铁公司化后,比照一般企业体追求成本效率,那票价的调涨还有偏乡运输的减班将势在必行,公共利益真的可以提升吗?令人担忧的轨道安全与服务永续性真能更有保障吗?尤其是,当今为人诟病的台铁员工僵固的人事制度,却是在国道高速公路还没有问世之前,考量了交通服务的特性,所用来鼓励员工久任的特殊时代设计。这也显现出,公股事业的经营挑战,往往不单是民营化与否的问题而已,更需全面性的思考。

对照世界上随处可见民营化的弊病,如国家资产被财团私有化,或者是水电费率大幅上涨影响民生基本生计,台湾过去20年的公股事业转型经验更加弥足珍贵。或许是因为两次政党轮替与自由媒体监督,让许多不当作为摊在阳光之下,也减低了人谋不臧对于公司治理的戕害。而最近更多以企业内升领导带来的卓著绩效,例如华航、中华电信的经验,也呈现出台湾民主问责体制对于引导民营化合理路径有一定的帮助。

毕竟,新加坡星展银行,直到今天也仍是在公股持有多数股份下,借由专业有效的公司治理,打造成为亚洲与世界的事业翘楚。如果能够确立公共利益范围,再与时俱进的改进公股事业经营策略,或许我们仍可期待改造后的台湾公股事业群也能开创出世界级的企业竞争力。真的,虽然有庞大的躯体,在妥善训练下,大象也是可以跳舞的。

►►本文作者为《台湾银行家》杂志总编辑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53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