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翻译、写作、奇幻宅

戚建邦是各类型奇幻小说的作者兼译者。打从高中时代迷上奇幻类型英文电脑游戏后,便开始与奇幻世界纠缠不清。十余年来写了《台北杀人魔》、《恋光明》、《恐龙历险记》等十来本创作小说,翻译了《钢铁德鲁伊》、《魔印人》、《夜城》等五十来本英文小说。他曾数度接触电脑游戏界、也曾编写过主机板说明书、还去当过临时演员。他是宅男,以身为宅男为荣。

戚建邦著作

男人的浪漫 四、纽约的浪漫

发表时间:2018-05-24 点阅:2585

第二天下午,淑华终于进入纽约。史密斯探员陪着她做完各式文书纪录,证明她与恐怖活动无关后,总算离开了中情局的办事处,正式恢复了游客的身分。


史密斯充当司机,开着CIA的公务车载淑华去饭店。「杨小姐,我们帮妳安排好了四季大饭店的房间,行李已经请机场送过去了…」却见淑华摇头说:「不用了。我在亚法隆酒店有订房,可以麻烦你载我过去吗?」看史密斯面有难色,又说:「你知道那家店吧?在帝国大厦附近…」


「我知道那家酒店。」史密斯说。「可是杨小姐,四季饭店是五星级的,亚法隆不过四星。妳如果是担心价钱的话,我已经申请经费了,您可以在四季饭店住一个礼拜。」见淑华只是摇头,他继续说:「妳晚到了一个礼拜,亚法隆未必有房间呀?」


淑华一听觉得有道理,边想边说:「可是我来美国就是要住亚法隆呀。我还想指定四一五号房呢…」


史密斯眉头一皱,问道:「为什么一定要住亚法隆的四一五号房?」淑华说:「那个…是私人原因…」史密斯放慢车速,转头看着她说:「我想知道这个私人原因,可以告诉我吗?」


淑华在纽约并没有朋友,只是凭著一股冲劲儿跑来。如今行程不如自己预期,她感觉有点茫然。眼前的杰克史密斯算是唯一认识的人,从某方面来讲也算是救命恩人。心中有什么话,似乎除了跟他也没有别人可说。她想了想道:「杰克…我可以叫你杰克吗?」史密斯点头:「当然。我的朋友都叫我杰克。」淑华笑了笑:「那很好。『史密斯探员』老让我联想到一部电影。其实本来我在台湾快要结婚了,但是我的未婚夫却在上个月来过纽约一趟后就决定逃婚。我不能谅解,所以想到纽约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亚法隆饭店就是他当时住的地方,四一五号房…嗯,你知道的。」


杰克若有所思地说:「男人逃婚总有个原因,至少有个借口吧?他没有跟妳说为什么吗?」淑华心想:「多半是通奸,还什么为什么?」嘴里说:「他说了个原因,可是太扯了。我宁愿相信他在纽约认识了别的女人。我说这些男人…」


杰克不等她说完男人怎样就道:「这样好了,我先送妳去四季饭店,然后我到亚法隆帮妳问一问有没有房间,好不好?」淑华有点不好意思:「这…没关系啦。我自己找时间再过去看看就可以,不用麻烦你了。」杰克笑着说:「不麻烦,反正我今天没有其他勤务。杨小姐到我们国家来,总是要有个本地人接待一下的。」


到了四季饭店,办理好住房事宜,也确定行李都运到之后,杰克出门前往亚法隆饭店。淑华在房里将泡水手机里的SIM卡取出,然后到楼下去找了一家电信业者,买了一台「超高画素、可线上收看电视节目、具三十二道和絃铃声、七十二种情境调整、附赠2G记忆卡、内建一千个JAVA小游戏并且引进最新奈米技术,防震防水更防火的照相手机」,又跟店员凹了一块已经充好电的电池。满足了累积一个礼拜怨气之下的购买欲后,她开心的回房打电话给建治。


「喂?建治?你在哪里?」「淑华啊?天还没亮,我当然在床上啦。」「喔,我已经到纽约啦。我跟你说,这几天真的是好诡异的经验喔!」「喂,淑华,妳是打国际电话啊?」「对呀,用手机打的。」「那贵死啦!要聊天等见面再说嘛。」淑华脸色一沉,不悦道:「我差点被炸弹炸死、高空落下摔死、荒岛历险饿死,更别提有个色狼想要强奸我,还有一个守护宝藏的鬼魂要杀我!而你居然还在关心电话费太贵?」


建治语塞,说道:「这样听起来…好像我不对唷。」「当然是你不对啦!」「可是我已经订好飞机,明天傍晚就可以到纽约啦。到时候就可以听妳讲个痛快囉!」淑华一听心里高兴:「真的?你要来陪我喔?建治,你好好喔!」「还好啦,好朋友嘛。所以妳可以省下电话费,明天再跟我说。」「不要!我不吐不快啦,你给我听!」说著也不管建治怎么说,当场把这几天的遭遇都讲了出来。


如此长舌了一个小时,建治终于以必须赶搭飞机为理由挂上电话。淑华讲得爽了,心中舒坦,于是决定要好好泡个澡以犒劳自己一个礼拜来的辛苦。十分钟后放好了水,加了一堆免税商店买来的泡泡浴、精油、玫瑰花办之类的,脱光衣服正要下水享受一番,门铃却在这个时候响起。淑华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披上浴袍出来开门。
「谁呀?」「客房服务。」


淑华心中奇怪,打开门就说:「我没有叫什么客房服务…」却看到门口一个满脸酷样的服务生二话不说地就推著餐桌进房。淑华忙道:「喂!我说我没叫!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


服务生反手把门关上,一看就知道来意不善地凝视著淑华。淑华被他看的很不自在,无奈法宝都放在浴室的皮包里,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她这几天经历大风大浪,如今对于有人闯进房里这种事虽然还是有点紧张,但至少不会感到有多惊讶。她说:「你是谁?想干什么?」


服务生冷冷地说:「小姐,我们就不要多说废话了。巴尔在哪里?」淑华一愣,心想怎么可能有人知道自己见过巴尔?嘴里却说:「什么巴尔?你在说什么?」


服务生反手一巴掌就打上去,厉声道:「不要装蒜!巴尔究竟在哪里?」


淑华没料到他会说打就打,这一下跌到地上,鼻血都流出来了。她伸手抹了抹血,满心不爽地瞪着服务生,说道:「喔?你是说巴尔?他就在浴室。」


服务生一听这话大吃一惊,脸上的酷样立刻被紧张的表情取代,自腰间拔出了手枪蹲低身体躲在餐车后面四处张望。淑华本来想骗他进浴室后再拿按摩棒来对付他,现在一看他吓成这样,认为机不可失,当即就往浴室奔去。不过服务生反应很快,在淑华还没跑出两步之前就已经对着浴室的门口开了三枪。淑华无奈,只好往反方向滚出,在床后面躲了起来。


「小姐,妳不要唬弄我,究竟巴尔在哪里?」服务生枪口在浴室门跟淑华之间游移问道。淑华心想:「巴尔下地狱去啦!你干么不快去找?」嘴里说:「巴尔就在浴室里,进去就看到啦。」却见服务生一把推开餐车对着大床走来,边说道:「想骗我?巴尔如果在浴室里,我早就死了,还能在这里跟你耀武扬威?给我说!」


淑华见他步步逼近,心知若是不快点拿到按摩棒自己就惨了。思考情势,她决定把床翻起来挡子弹然后趁机跑进浴室。就看她大叫一声两手抓起床板一举,想不到那床太重了,凭她根本翻不动。服务生哈哈大笑,跳到床上去一枪指著淑华的脑袋说道:「妳这么耍宝,我还真舍不得杀呢。最后再问妳一次,到底巴尔在哪里?」


「碰!」地一声,房门被人撞开,滚进了一个男人,正是杰克史密斯。服务生看来是专业的杀手,一听身后有异,立刻翻身下床,抓起淑华挡在身前。


「把枪放下!」


「你不要乱来,不然我杀了她!」


淑华长叹一口气,苦笑地想:「我又变成人质了。这是什么世界呀?」


服务生正当又要说话,杰克却开了枪。这一枪好准头,划过淑华脸旁两公分处打穿了服务生拿枪的手。服务生当真了得,受伤的同时一把将淑华推向杰克,左手一抄竟然在自己的枪还没落地前又拿了回来。由于淑华正对自己飞来,杰克不敢再开枪。服务生趁著空档打爆了床旁的玻璃窗,「咻」地一声就跳窗而逃。


杰克奔到窗边探头往下看了一会儿,缩回头来道:「让他给跑了。」淑华从地上爬起,讶异地问:「跑了?这里是八楼耶?」杰克不理会她,走进浴室乒呤乓啷的乱翻。淑华心里有火,大声问道:「你干什么?」


杰克从浴室里走出来,手里拿着巴尔的卫星电话,语气不悦地问道:「这电话到底怎么来的?」


淑华一看心就虚了,只是死不认错:「我不是跟你说过是在荒岛上捡到的?」


杰克「哼」了声,听的出来有点生气地又说:「那根本不是个荒岛,对不对?杨小姐,我刚刚在局里一力的保妳,但是妳说话却不尽不实。妳这样做对的起我吗?」


淑华嘟著嘴说:「你干嘛发这么大火?就算我有事情没有跟你讲,但这电话真的是捡到的。难道是我自己带到荒岛去的?说什么不尽不实?那么难听。」


杰克一看她还嘴硬,怒道:「妳为什么没有跟我说妳的未婚夫是陈志明?」


淑华说:「奇怪了,我未婚夫叫什么名字关你什么事?陈志明就陈志明嘛,你听过呀?」杰克说:「妳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淑华:「当然是真的不知道啦。不知道什么?」


杰克摇摇头:「陈志明是你们台湾情报界第一流的人物,他是贵国自长江一号之后最厉害的谍报人员。他不但数度化解台海危机,并且也曾经好几次来美国协助办案,CIA里每个人都对他非常尊敬。总而言之,他根本是我们这一行里面的传奇人物,是现实生活中的詹姆斯庞德。他查案子不会留下线索,你是绝对不可能在饭店里找到什么的。」


淑华哪里知道自己未婚夫这么有来头?不过惊讶之下她却只注重一句话:「你说他像一集换一个女人的詹姆斯庞德?我就知道他是个花心的色狼!」


「…」杰克愣了一愣,继续说:「亚法隆酒店是台湾情报局在纽约的通讯中心。只要你们有人来都需要在那边报到并且知会CIA。」淑华插嘴:「喔!难怪你不想让我去住亚法隆!」杰克瞪她一眼,说道:「我是不想让妳惹麻烦,谁知道妳真的跟台情局有关系。早知道这样妳就不会那么容易从CIA走出来。」淑华大声道:「我跟什么情报局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来抓奸的!」


杰克考虑了一下,决定道:「我不知道能不能相信妳。不过以目前的证据看来,我必须假设妳这次来美国的动机不是妳说的那么单纯。再说现在已经有人来追杀妳了,妳要我怎么想?跟我回局里去吧。」


「现在?」淑华说。「我刚放了水…还没洗澡呢…」杰克看她穿着浴袍,里面显然什么也没穿的样子,说道:「这也是为妳好。妳在这里不安全。去换件衣服跟我走。」


淑华心想跟着去局里并无所谓,反正自己是清白的。但要是他们问的深了,荒岛野男人的事情多半会抖出来。自己这个局外人才刚踏入美国境内就已经被迪阿布罗的人盯上了,要是汤姆的行踪曝光只怕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她一时没有主意,心烦意乱之下慢慢走进浴室要换衣服。杰克刚刚在浴室里面翻乱了她的皮包,里面的东西都堆在洗脸台上。淑华看到之后,突然心生一计。


「杰克,你进来一下,有好东西看!」


杰克走进浴室,看到淑华衣衫不整地站在浴缸旁边,手里拿了颗小跳蛋。杰克脸上一红,说道:「杨小姐请自重。我公私分明,不会跟嫌疑犯乱来的。」淑华上前两步,笑着说:「我只是给你看样东西,又不是要跟你怎样。」杰克看着跳蛋,吞了口口水,说道:「这是严重的性暗示,已经构成性骚扰了…」


「为我呈现男人的浪漫!」


杰克心神一荡,脸色痴呆。几秒后回过神来,淑华已经将跳蛋放回洗手台。杰克的眼神似乎看出有点什么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在他再一次要催促淑华换衣服前,他的手表发出奇怪的声响。杰克打开手表,看了看萤幕上显示的讯息,皱了皱眉头。盖上表盖之后,他想了一想,说道:「我有急事必须立刻去处理。那…妳就先洗个澡,等我回来再说。记得把门锁好,任何人敲门都不准开。」说完急急忙忙就离开了。


淑华二话不说,立刻把浴袍脱下,换上了一套夜行紧身衣【特地为了抓奸而买的】。弄完后把皮包里必要的物品都收好,走到刚刚服务生打破的窗口,趁著夜色,保险套一挥就跳了出去。落地之后偷偷摸摸地躲在街角看着旅馆大门。等杰克从里面走出来之后,她立刻就跟了上去。


「既然杰克跟志明一样都是情报人员,我倒要看看他们这种人心里所谓的浪漫是长什么样子!」


淑华跟着几分钟,转进了几条阴暗的巷子,然后杰克就不见了。淑华在暗巷四下寻找,看不出什么蛛丝马迹,心想:「笨淑华,人家情报人员怎么会这么好让妳跟踪?说不定此时他正在哪里看着妳偷笑呢。」又找了一找,自觉十分没趣,便打算要回饭店继续洗她的澡。这时回头一看,可了不得了。原来现在阴暗巷道的另外一边已经出现了四个看起来就很可怕的男人。


「嘿嘿嘿嘿…小姐,晚上没事不要走到没人的巷子来。妳妈没教妳吗?」


「你看她那个样儿,八成是故意走进来想找一点乐子的。呵呵呵呵…」


淑华有保险套跟按摩棒在身边,并不怕四个小混混,说道:「你们想干么?」


四个男人中又有淫笑发出,不过却被另一个阴森的声音制止。「小姐,不要怕,只要说出巴尔的下落,我们不会伤害妳的。」


淑华这才知道又被迪阿布罗的人盯上,而且也认出带头的人正是刚刚那个服务生。淑华冷冷一笑,心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该是本女王算帐的时候了。」想着伸手进皮包要掏按摩棒。但是就在她按摩棒将出未出之际,淑华脑后上方约十公尺处传来一阵正气凛然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那声音笑道:「无耻匪徒!想动这位小姐,先问过我再说吧!」


淑华转头一看,只见后面建筑防火梯二楼的阴影之中走出了一个男人。这个人的造型真是任何人一看都忘不了。就看他全身土黄色的紧身衣,完美的展现出一身肌肉线条;头戴包头面具,面具的眼睛圆圆大大的十分可爱,而嘴巴也像个腊肠嘴一般;手脚都有手套、皮靴,颜色也是土黄,只是稍淡;一张像床单一样的披风批在肩上随风飘逸,也说不上多帅气。黑色的内裤外穿,上面还印了「B」字的闪亮皮带扣。若以时尚的观点来看,真的不是一个拙字可以形容。


四个坏蛋一看,登时一片混乱。「出…出现了…」「他是谁?」「纽约最新的守护者、正义的化身、邪恶的克星、坏人闻之丧胆的『河豚超人』,简称河豚人【The Blowfish Man】!」「什么?他就是上一期时人杂志评鉴『史上最愚蠢造型的都会英雄』河豚人吗?」「就是他!就是他!」「听说他小时候被核子污染过的河豚刺到,然后就有超能力了!」「看起来不怎么样嘛?」「不是啦!他很厉害耶!」


河豚人自防火梯上跳下,落地时重重一站,轰然一声,气势十足。吓的众坏蛋四个里面倒有三个向后退了一步。唯一还站在原地的服务生拔出枪来说道:「这个小丑谁看到都会笑死,怕他做什么?上!」众坏蛋各自抄出家伙,对着河豚人冲过去。


河豚人一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就看他左手一挡,一个坏蛋手中的铁撬向后飞出,「当」地一声插入旁边的垃圾桶;右脚一踹,某坏蛋的西瓜刀剩下刀柄;膝盖一顶,另一个坏蛋的机车大锁缠上了自己双手。三个杂碎给缴了械后,河豚人展现了他之所以被称为河豚人的特殊能力。就看他吸一口气,身体突然膨胀数倍,并且满满突出大刺。众杂碎各被刺一针,并且被好像气球一般的河豚人给撞飞。落地之后河豚毒发,各自身体僵硬,动弹不得。


服务生一看情形不对,扣下板机连续射击。河豚人就跟美国各式各样的超人一样,身体可以挡子弹。他两手在面前乱挥之下,服务生一排子弹射到剩下一发。河豚人向他走去,边走边说:「以后不准你再来骚扰这位小姐…」天知道为什么在暗巷之中会有人摆个油桶在旁边。服务生看准时间,在河豚人经过的时候射出最后一颗子弹,油桶登时爆炸,火光四射,将河豚人卷入其中。


「这次算你厉害,下次不要让我碰到!」服务生交代完场面话,抓起天上垂下的一条绳索,身体登时离地而起。原来是有直升机来接他逃命,刹那间逃到剩下天边的几点光芒。


淑华看得傻了,嘴巴张大说不出话来。几秒后火海中人影闪动,河豚人从火中走了出来。「小姐不要怕,我会把逃走的那个给逮起来的。」边说边从腰带上拿出三颗鸡蛋大小的怪装置,在地上三个杂碎的胸口各放了一个。淑华不明究理,问道:「那是什么?」河豚人回答:「河豚毒本身不致命,但会让中毒的人全身瘫痪。如果不以人工方式帮他们呼吸的话是会缺氧而死的。」说完又道:「小姐,晚上的纽约街头很危险,妳快回饭店去吧。」说著又开始吸气,身体逐渐膨胀,化作气球,不多久居然离地漂浮,要向直升机追去。
淑华本来就怀疑,一听河豚人叫自己回『饭店』,当场叫道:「杰克史密斯!带我一起去!」


河豚人身在半空,吓了一跳,叫道:「什么杰克史密斯?我不认识呀!」突然觉得脚上一紧,低头一看更是吓得半死,原来有一条长得很像男性生殖器的鞭子紧紧缠在自己右脚。吓完之后,他看到淑华抓着鞭子的另外一端正对自己急速接近。


「妳认错人啦!我不是杰克史密斯啦!」河豚人边飞边叫。淑华这时已经将鞭子收紧,只是河豚人圆圆的身体浑身是刺,不敢趴上去,只好两手分抓他两脚这么一起飞著。「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你们这些美国超人都不会承认自己身份的。带我一起去找坏蛋吧。」河豚人叫:「哪有妳这样霸道的?」


「我说真的,同样是超人,为什么你飞起来要胖成颗气球这么难看,而蜘蛛人就飞得那么帅气呢?」「怪我呀?小时候刺我的是河豚不是蜘蛛,妳以为我喜欢?」「不要生气嘛。先天的被什么刺不是你能决定的,但是后天的超人装扮可以补救呀。你这套服装实在是太烂啦!」「妳…小姐…我是要去抓坏人,妳这样会拖慢我的速度啦。」「你飞的慢还怪我?我告诉你,追的上直升机就追,追不上就别丢人现眼啦!」「…」「不如我来帮你。」「怎么帮?」


就听「唰啪」一声,河豚人的屁股被矽胶鞭抽了一鞭,只疼的他双脚一抖,当即急起直追,对着坏蛋的直升机冲去。如果淑华也去当都会英雄,大概会被人称为「女王人【The SM Woman】」吧…


没过多久,河豚人跟淑华与直升机的距离已经接近到五十公尺以内。淑华问:「你们超人不是都有一些很酷的小道具?你不能直接把直升机打下来吗?」河豚人说:「底下是纽约市区,怎么能直接打一架直升机下去?而且善用小道具的是像蝙蝠侠那种本身不具有超能力的有钱人;像我或蜘蛛人这种穷人只要发挥自我能力就够啦。」


直升机的侧门打开,服务生探出一个头来叫道:「河豚人,报纸上都说你放下纽约市民生命不顾,跑去度假啦!怎么现在又回来了?」河豚人「哼」地一声,不打算理他。服务生两脚跨出直升机踏在栏杆上,回头又从座位里拿出两把类似大镰刀的东西套在手上,黑夜之中看起来就像只大螳螂一般。「本来你我无怨无仇,我也不想动你。但既然你自己找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啦!」


淑华说:「真受不了,坏蛋讲话怎么都这么老套?」不过河豚人的声音却听起来很严肃:「我就说这个杀手不是普通人,原来竟然是他…」淑华看看服务生又看看河豚人,有点好笑地说:「他是谁?你不会跟我说他是什么『螳螂人』吧?」「错!是『螳螂博士』。小心了!」


就看到直升机上的螳螂博士两脚一挺,身体有如弓箭离弦一般疾射而出,好似蝗虫过境的势道对着河豚人跟淑华扑来。淑华百忙之中定睛一看,只见那服务生不但戴上了锋利异常的电动大镰刀,身上还穿满了看来十分高科技的青黄装甲。脚步机械发达,似乎非常适合跳跃。头上带了安全帽,帽顶有两根须须,也不是知道是真有什么用处还是纯粹为了模仿螳螂触角。正当淑华考虑是要出言嘲笑还是赞叹时,河豚人叫道:「小姐,请不要惊慌,我会接住妳的。」说完两脚一晃,把淑华给向上荡了出去。


这时螳螂博士撞上了河豚人,打算一镰刀砍下河豚人的脑袋。不料河豚人一吐大气,登时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返回原状。不再圆滚滚的河豚人身手立刻俐落了起来,一低头就闪过了螳螂博士的大镰刀。几声叫喊之后,这两个怪物从天上急墬而下,一边墬还一边打架。淑华紧接着他们身后一同墬落,边落还边帮河豚人加油,顿时间热闹非凡。


打到离地面两百公尺左右的时候,河豚人终于拔掉了螳螂博士的两只镰刀,一回脚将他踢去撞地。藉著一踢的力量阻了阻下坠的势道,河豚人吸大气变成气球状,飞过去接住淑华,然后一起轻轻巧巧地在螳螂博士身旁着陆。「螳螂博士摔死了吗?」「没有。他那一身装甲可以保命。」


河豚人拉掉螳螂博士的安全帽,询问道:「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找这位小姐追查巴尔的下落?」螳螂博士哈哈一下,回答:「你休想从我的口中套出什么话来!」河豚人威胁道:「每个人都有个崩溃点。你一定会招的,只是迟早的问题。」螳螂博士呸地一口说:「你是堂堂的正义英雄,难道想要对我严刑逼供吗?这对你已经不太好的名声会有负面影响喔。」「你…」


「河豚人,不要激动。」淑华拉着河豚人的肩膀说道。「让我来试试。」说著拿出按摩棒,挥挥手放出皮鞭。


螳螂博士冷笑:「鞭打?这么初阶的拷问手法妳也用得出来?我全身穿着钛合金奈米装甲,妳根本打不痛我的!哈哈哈…」


河豚人说:「你已为我破解不了这件装甲的密码吗?等我把它脱下来…」


却听到「唰啪!」一声,螳螂博士当场跟着惨叫,原来他的钛合金奈装甲已经让淑华一鞭抽成两半,还在他胸口留下长长的一条血痕。「不要把奈米神话了。」淑华笑着说:「不要因为大家都说奈米好,你就跟着追逐流行。遇上我这条什么都打得穿的鞭子…嘿嘿嘿嘿…奈米只是一个科学家口中的技术名词罢了。」螳螂博士跟河豚人面面相嘘,想不到这个被他们低估一个晚上的女人居然如此可怕。淑华甩着鞭子向前踏出一步,河豚人不由自主的向旁退出一步,留下螳螂博士一个人面对她。
螳螂博士看着地上那两半片装甲,神情恐慌地说:「妳不要过来!我告诉妳就是了!我们追的不是妳,而是巴尔的电话。妳使用了巴尔的电话,当然就知道他在哪里了,是不是?」


河豚人讶异地对淑华问:「那支卫星电话是巴尔的?」见淑华点头,又说:「妳知不知道巴尔是谁?妳知道这个线索有多重要?隐瞒这种事可是严重妨碍调查…」淑华摇头道:「喂!注意你的身分。你现在是河豚人,不是CIA探员唷。」河豚人一惊,叫道:「喔,雪特!什…什么探员?不知道妳在说什么…」


两人一个不注意,螳螂博士在地上翻了个身,随即使用他的强力机械腿弹身逃跑。河豚人一看他一弹就是五层楼高,正要吸气飞去抓人,却听到身旁「唰」了一声,螳螂博士当即又被淑华的鞭子给拉了回来。「得罪了我还想跑?」淑华说。为了防范螳螂博士再度逃跑,又想到刚刚差点被他开枪打死,淑华手腕转动,螳螂博士落地时头上脚下,当场撞晕了过去。


淑华收起按摩棒,对河豚人问道:「这个蟑螂博士是什么来头?」河豚人:「是螳螂博士…」「随便啦,什么来头?」


河豚人说:「他是个疯狂科学家,自从五年前一次实验失败后就心性大变,干起职业杀手这一行。他利用他的专业知识做出这一身行头,那两把大镰刀不知道染过多少鲜血…」淑华很怀疑地看着河豚人说:「是不是真的呀?有没有这么老套?」河豚人摊摊手说:「我听说的就是这样囉。」淑华又问:「那他跟那个巴尔又有什么关系?」


河豚人想了一想,问道:「妳听说过迪阿布罗吗?」淑华说:「最近有听到这个名字。」河豚人道:「迪阿布罗控制中南美的毒品出口市场,乃是世界上势力最庞大的毒枭。他的大弟弟梅菲斯特主管组织的安全事务,养了一批全世界最厉害的杀手。螳螂博士就是其中之一。事实上,自从三年前绰号「阉屌手」的汤姆安德生神秘失踪之后,螳螂博士就成为他们组织中的头号杀手…」


「谁?」淑华惊问。


「汤姆安德生?小姐听说过他吗?」河豚人说。


「喔…」淑华摇头:「没有听过…只是觉得『阉屌手』这个绰号…好酷喔…」


河豚人一看就知道淑华有所隐瞒,不过显然她已经表示不愿明说,他也就没有追问。「『阉屌手』这个绰号当然颇为不雅,不过也算名副其实。那个汤姆安德生行凶的手段十分凶残,并且传说他会使用巫毒术,不少男人都说他们是被隔空阉掉的,绰号名不虚传。他的失踪是一件好事,情报界都希望他永远不要复出江湖。」


淑华愣愣地听着,心情颇为失落。她实在很难接受汤姆安德生原来是这样子的人。


「不管怎么样,迪阿布罗既然派出了螳螂博士来找你,表示他非常重视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罢休的。街上传说,巴尔吞了迪阿布罗很大一笔钱,所以迪阿布罗一定要把他找出来。小姐如果真的知道巴尔在哪里,建议妳要嘛就告诉他们以避免麻烦;要不就告诉中情局或药品管制局,然后请求保护。不然的话,就算妳的鞭子再厉害,只怕也…」


「我这一趟只是想结婚而已,怎么会碰到这种事?」淑华烦恼地抓着头发说。没过多久她发现头发被抓乱,赶快又拿出梳子来梳了梳,然后对河豚人说:「那个先不管了。那现在这只大蟑螂怎么处理?」河豚人说:「是大螳螂。我想先丢到警察局门口吧。」


河豚人抬了螳螂博士,脚下挂了淑华,飞回第一次出现的地方又背起三个还躺在地上不会动的杂碎,然后跑到最近的警察局去把他们丢在门口。在他带着淑华飞离警察局的时候,门口的警员还鼓掌大叫:「河豚人!谢谢你!你是纽约的英雄!」


接下来河豚人说要送淑华回旅馆,不过淑华不答应,硬是要跟在河豚人身边。问她为什么,她说:「我想要看看你的生活,藉以了解我未婚夫的世界。」河豚人拗不过她,也摆脱不了那条鞭子,只好带着她一起去伸张正义。那天晚上,他们抓住了一个绑匪,解救了一个家庭;然后他们找出了一颗核弹并且将之解除,拯救了一个城市;接着他们阻止了一场政变,挽救了一个世界上最伟大却常常碰到怪事的国家;跟着她们与两名黑衣人联手打退了一群外星人,化解了地球危机;最后她们毁了隐藏在月亮后面的死星,解决了银河系的重大危难。


到了天快要亮的时候,河豚人跟淑华都累的气喘嘘嘘。淑华跑进一家速食店里买了两杯咖啡以及汉堡煎蛋火腿莎拉,然后叫河豚人带她飞到帝国大厦顶楼去看日出。河豚人说我带着面具怎么吃东西,淑华说「你别闹了」然后就把他的面具拉下来,果然就是杰克史密斯。两人在凉风之中于大楼顶野餐,伴随着即将来到的日出,严然就是一幅约会景象…嗯…如果没有河豚装跟按摩棒的话…


「你的生活好刺激。」淑华吃著汉堡说道。不过杰克却苦笑一下说:「有时候也很无力。」淑华问:「怎么会无力呢?」杰克说:「我每天晚上这样搞,忙到都没什么时间睡觉,这也算是尽心尽力了吧?可是我不过出差两个礼拜不在纽约,妳看纽约时报上面怎么写我的?『传闻河豚人这次度假是比尔盖兹出的钱!城市英雄将要堕落为有钱人的保镳!』嘿嘿…妳说,这样是不是很没力?」


淑华安慰道:「报纸上乱写你就别太认真了,当英雄又不需要看民调,不要放在心上。」看杰克还是不太开心,又说:「这样其实算好了。要在日本,一定有人穿上河豚人的服装拍色情录影带,然后台湾的某周刊就会把它当作随书附赠的光碟,大肆报导河豚人做爱实况全都录…」杰克「哈哈」一笑,说道:「河豚人的A片从我出道一个月起就已经有了,网路上『河豚人系列』的下载率还很高呢。我自己看过两片,制作品质不差…不过话说回来,这好像没什么值得说嘴的…」


淑华被他逗笑了,拍他肩膀说:「我还以为你很严肃呢,原来也会开玩笑。」杰克说:「还好啦。工作关系,我必须保持严肃。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不过世界上有些人就是有种特别的气质,可以将别人因生活所筑起的严肃瓦解,变身成曾经那个比较爱笑的自己。我想杨小姐大概就是这样的人吧。」


「我是?真的吗?」淑华摸摸脑袋。「我记得我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虽然我有时候也很耍宝。我想可能是最近看了一些很…奇特荒谬的事情,所以我无形之中就变得比以前放得开了点。」淑华认知到自己心态的些微变化,沉默地想了一会儿,说道:「说真的,既然这么吃力不讨好,你为什么还会想要当河豚人?」


「喔,这个问题问得太好了。」杰克说著摇摇头。「如果妳是报社记者或者三姑六婆的话,我会说因为我小时候住在贫民区,见过太多是是非非、没有公理的事情,于是我立志要除暴安良、打击犯罪,为社会贡献我一己的心力!」淑华说:「你真的讲这么老套的话不会有卖点的,报社当然就给你乱写。再说,要除暴安良、打击犯罪,你白天的CIA工作应该就够了。」


「所以我说这个问题由妳来问答案会不一样。」杰克微笑。「真正让我决定成为河豚人的理由…其实是来自一部电影里的一句台词。」杰克咳嗽两声,清了清喉咙后说出这句影响他一生的台词:「『拥有越强大的力量就必须担负越沉重的责任。』」这句话有听过吗?」


淑华扬扬眉:「蜘蛛人他叔叔说的呀?」


「没有错!」杰克的双眼中仿佛燃烧起无比的斗志。「我拥有河豚的力量,应该把它用作正确的事。上帝不是平白无故赐给我这种力量的。我不做,又有谁能做?或许蜘蛛人对妳来说只是一部娱乐效果极佳的商业电影,但是看在我的眼里却是史上第一的励志片呢。」


淑华有点好笑:「我真不知道商业片也会有这么大的道理。」杰克却说:「其实好的商业片编剧都具有写出文学作品的实力,只是为了生活不得不低头呀。」淑华说:「所以你就受到蜘蛛人的影响成了河豚人?」杰克点头:「是的。蜘蛛人第一集上映后的三个月,纽约就出现了河豚人这个英雄人物。不过…其实我想…要当拯救世界的英雄应该是每个男人都曾有过的梦想,只是大家长大之后很容易就忘记了。这应该是…被男人遗忘的一种浪漫吧。」


「应该不会有人真的是为了实现童年的梦想而立志当英雄的吧?」淑华说。「妳觉得我的志明也是跟妳一样想法吗?」杰克不解:「妳说哪一个想法?」淑华问:「你认为他是因为看不惯世界上不公平正义的事情所以才这么投入他的工作,甚至不惜把我冷落吗?还是他当英雄当上了瘾,有我没我都没有关系?」


「嘿…这个因人而异吧。我只见过陈志明一面,没有资格妳这个答案。」杰克说著转头看向已经冒出头来的日出:「我只知道拯救世界是很寂寞的道路。如果有像妳这样的女孩愿意跟我在一起的话,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逃婚的。」


「喔?真的吗?」淑华看着杰克问。「像我这样的女孩?你才认识我几天而已,就知道我是怎么样的女孩了吗?」杰克似乎有点心慌,脸上一红说道:「我…我只是打个比方,并没有说要…妳知道的嘛…」


「唉…」淑华轻叹一声。「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样的女孩。志明说我太过于女人,过于自我,满脑子只想结婚,根本不愿去了解他。现在想想…也许我一直都知道他比我认识的复杂许多,而我…就像他说的,只想要结婚,就算不了解他也无所谓吧…」


「男人是大条神经的动物,再怎么复杂也复杂不到哪里去。只要妳愿意用心体会,他的心迟早会是妳的。」杰克说著收收早餐垃圾,拉着淑华站起。「走吧。现在回家还可以睡一个小时,不然上班就没精神囉。」淑华听他说要上班,问道:「你还要硬拉我去CIA盘问吗?」


杰克想了想,说:「不用了。不过妳必须要小心照顾自己。迪阿布罗的人还会再找上妳的。」拎了淑华手上的垃圾走去丢在垃圾桶里后,他回过头来又说:「我昨天查到陈志明上个月是为了妳们总统的枪击案而来。这种事情通常很麻烦,如果他查的够深的话,现在多半遭到各路人马追杀。我认为妳不需要怀疑他来这里包二奶什么的。如果妳真的关心他,暂时就不要跟着他的脚步走下去,以免引起更多的麻烦。」


淑华摇头:「我现在心里就只有这件事。我一定要了解他离开我的原因。」


「我了解。」杰克理解式的点点头:「那么…他离开纽约之后去了东京一趟,或许妳在那里比较容易找到线索。」


淑华一听救火大:「东京?他没有跟我报备说有去东京呀?喔!一定有鬼!」


「妳不要这么激动嘛。」杰克说:「我在东京有一个好朋友可以提供妳必要的保护。既然迪阿布罗还在盯妳,我希望妳到了东京立刻先去见我朋友。这是他的名片。」杰克身手进外穿的内裤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淑华。「到那边说是我的朋友,他会知道怎么做的。过几天如果手上的案子忙到一个段落,我再去东京找妳。」


淑华颇为感动地说:「谢谢你…」杰克笑着摇头说:「别客气。其实妳在飞机上掉下去的画面以及妳说就算做鬼也要回来纠缠我的表情一直都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我觉得我欠妳一条命。发现妳奇蹟式的没死之后,我就发誓一定要找机会救妳一命才算扯平。」


「嘿嘿…」淑华笑。「我希望我永远不会需要你来救命才好。」


两人相对一笑,然后杰克戴上面具化身为河豚人送淑华回旅馆,结束了纽约一个浪漫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