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国安法》争议 香港金融光环渐趋黯淡

发表时间:2020-08-19 点阅:287
Responsive image

 

文:Matthew Fulco傅长寿

 

中国以最快速度通过并公布港版《国安法》,或令香港失去全球资本枢纽的吸引力。在北京采取行动,将香港的政治和国安体系与中国内地体系整合前,几乎没有挑战香港卓越地位的必要。此法虽然不影响中国的投资意愿,但外国投资就很难不受其影响。

 

香港历来是位处亚洲的全球金融中心,是资金进出中国的管道,也是该地区企业的营运基地。1997年,资本主义的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给共产主义的中国之后,香港的地位并没有改变,然而在北京的统治下,公民自由逐渐受到侵蚀。

 

近期通过的港版《国安法》颇具争议,有可能改变香港的游戏规则。该法律将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以及勾结境外势力明订为犯罪,最高刑罚均可判处无期徒刑。嫌疑人可以被引渡回中国大陆。该法还主张对非香港人也有域外管辖权,也就是说,世界上任何人只要触犯该法,都会受到惩罚。

 

措手不及  港版《国安法》火速通过

 

执政的中共当局以极快的速度公布并通过港版《国安法》,从第一次提到该法,到6月30日正式颁布,仅相隔6周。趁著武汉肺炎大流行,北京让香港和整个世界措手不及。

 

自移交以来,香港一直拥有高度的自治权。这次北京借由在香港立法机关强制推行如此严厉的法律,完全打破了过去「一国两制」的治理模式。或许香港还不算是「另一个中国城市」,但肯定不再是内地规范的例外。

 

现在问题来了,外界该如何因应?按中国共产党的盘算,能做的并不多。即使美国制裁了香港和中国最大的银行――照目前情势肯定会发生――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他的同志相信他们能够承受冲击。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平定香港,对他们来说,香港已成为反对中共统治的危险滩头。长期以来,北京一直试图迫使香港屈服,去年席卷香港的暴力抗争是北京当局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国际金融角度来看,港版《国安法》最大的问题是,它破坏了香港强大的法治传统。如果中国法律的长臂可以伸进香港,那么香港将失去原来自由奔放且安全的全球资本枢纽的吸引力。

 

中国力捧  香港成全球最热门IPO市场

 

但对于熟悉中国内地状况及法律体系的中国企业来说,这无伤大雅。尽管香港深陷政治动荡,但自2019年秋季以来,在中国投资的支持下,香港已成为全球最热门的IPO市场之一。2019年11月,阿里巴巴以140亿美元的交易额在香港二次上市,重振了投资者的信心,为后续稳定的交易铺平道路,直到今年年初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才稍有减缓。

 

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资料,从1月到6月,香港交易所(HKEX)以41.7亿美元的交易量位居全球第4,仅次于那斯达克(Nasdaq)、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和上海证券交易所。

 

今年最受期待的一些交易发生在港版《国安法》宣布之后,腾讯支持的支付服务提供者移卡(Yeahka)于6月1日在香港上市,此前在首次公开发行(IPO)时所得款项净额为1.974亿美元,超额认购640.38倍。网路游戏公司网易(Net Ease)和电商巨头京东(JD. com)同样在6月于港交所挂牌上市,分别筹资27亿美元及39亿美元。这两家公司都在那斯达克上市,面对这场迫在眉睫的美中金融战,它们试图于距离自家更近的地方另外筹集资金。

 

直至7月,交易流量一直都很强劲。中国电子菸设备生产商思摩尔国际控股有限公司(Smoore International)在香港首次公开发行筹资9.18亿美元,是今年以来规模最大的IPO。总部位于天津,由渣打银行支持的中国渤海银行计画于7月16日在香港上市,拟筹资约18亿美元。PwC(PricewaterhouseCoopers,资诚)预计,今年将有多达180家企业在港交所筹资共2,600亿港币(约334亿美元)。与此同时,仰赖香港和中国大陆业务的外国金融公司也纷纷表态,有些公司甚至公开表示支持港版《国安法》。总部位于伦敦的汇丰银行6月时在微信上发文表示,「汇丰重申,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公司尊重和支持所有能够稳定香港社会秩序、振兴经济繁荣发展的法律。」渣打银行在其官网上的一份6月声明中也表示:「我们相信《国安法》有助于维持香港经济和社会长期繁荣稳定。」

 

主导趋势  持续内地化将使金融业转向

 

香港未来最有可能的结果是,持续的内地化将自然而然使其金融业也转向内地。中国内地企业接二连三地在香港进行IPO,显示出资本市场的趋势。

 

随着大湾区特大城市计画的进行,北京希望能加强香港、澳门和广东的金融连结。在一项新的试点计画中,大湾区(包括广州、深圳及其他7个广东城市等)的中国内地居民将能够在香港和澳门的银行开立投资专门帐户,购买合资格的理财商品。该计画也允许港澳地区居民购买大湾区中国内地银行销售的理财商品。

 

中国同样也主导了香港新一代的银行,8家获准在香港营运的虚拟银行中,只有WeLab一家是香港本土的金融科技公司,其他7家则主要是中国科技巨头和既有金融业所组成的财团。例如,天星银行(Airstar Bank)是由中国智慧型手机制造商小米所支持;众安银行(ZA Bank)的背后是保险巨头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蚂蚁商家服务(Ant SME)附属在阿里巴巴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底下;富融银行(Fusion Bank)则是腾讯和中国工商银行合资组建。

 

北京当局不愿改革金融业,对香港来说可能不是坏事,这会确保香港仍是中国对世界的金融窗口。人民币短期内不会自由浮动,中国也不会开放资本帐。相反地,北京当局可能会在经济低迷之际收紧资本管制。

 

得不偿失  美国打坏联汇制恐令市场动荡

 

港版《国安法》对那些重要的民主国家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才是对香港比较不利的地方。美国最可能重伤香港,但这么做必然会波及自己,因为美国大型银行和其他公司在香港有大量业务往来。川普政府一些官员提出的方案,限制香港自由兑换美元,此举可能会破坏37年来港币与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

 

美国这一步目前看来风险过大,很有可能得不偿失。香港目前拥有4,4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维持挂钩制度,是当地流通资金的两倍多。今年6月,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说,如果美国实施制裁,香港有需要美元的话,中国人民银行可以给予支持。

 

华府也必须考量到,打破港币与美元的联汇制度将会对全球金融体系造成重大影响。除了会破坏其他锚定美元的货币政策稳定性,同时也会让市场震荡不安,外汇交易商Axi Corp的全球首席市场策略师史蒂芬˙英尼斯(Stephen Innes)7月时告诉法新社(Agence France Presse),「这是白宫在11月总统大选之前最不乐见的状况。」

 

然而,香港未来将不得不面对亚洲金融中心之间更大的竞争。在北京采取行动将香港的政治和国安体系与内地体系整合在一起之前,几乎没有挑战香港卓越地位的必要。如今,香港的自治权减少了,情况无法同日而语。虽然尚无其他城市能够直接挑战香港,但随着时间推移,其他金融中心可能逐渐削弱香港的主导地位。

 

星国崛起  或成为香港以外最佳选择

 

新加坡就是最佳的另类选择。尽管新加坡不能像香港那样可以连通中国,但却是颇具吸引力的东南亚业务基地。新加坡的法治也是坚不可摧,当地的企业无须担心政治任意干预其他事务。新加坡确实有独裁倾向,但法律明确规定什么是允许的,什么是禁止的。香港《国安法》不是这样,该法列出许多可判无期徒刑的罪行,定义却模棱两可。

 

与此同时,中共在香港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日本拟借机要让东京成为金融中心。虽然当地税收相对较高,也不太说英语,环境并不是太理想,但日本仍可能提供额外优惠来吸引香港的金融专业人士,像是减免税额以及加快获得拥有居留权。目前执政的自民党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今年将准备提出一套方案。

 

自民党参议员片山皋月今年6月表示,香港拥有日本长期以来一直向往的全球高级人才,她估计香港的明星地位将会消失。《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引述她的话表示,「在没有法治的环境下,任何城市都不可能继续作为国际金融中心。」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外籍特聘研究员;译者为廖珮杏)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28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