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美中关系紧张 金融业进军中国恐被迫「选边站」

发表时间:2020-09-20 点阅:371
Responsive image

 

文:Matthew Fulco 傅长寿, Photo by Morning Brew on Unsplash

 

海外资金汇回一直是金融市场关注的焦点,金管会推出「财富管理2.0计画」,透过中国逐渐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外资银行多摩拳擦掌,企图在庞大的市场中分一杯羹,但是随着美中关系恶化,成为想进军中国的银行业者一大难题。美国未来可能在与中国经济脱钩过程中,推出更多制裁,银行业必须更谨慎评估。

 

中国2001年加入WTO时,承诺要在2006年前消除金融业对外资的大多数壁垒,事后看来这目标相当不切实际。北京把金融业视为战略产业,不会允许外资像其他产业那样伸手进来支配。十多年之后,安侯建业(KPMG)的资料显示,在美中贸易战前夕的2018年,外商银行在中国的市占率不到2%,比2007年的2.4%还低。

 

PayPal、美国运通等获准进入中国

 

如果贸易战的初衷是直接撬开中国市场,那么它在金融业已经取得了一些战果。对美的紧张贸易关系已冲击到中国经济,并使经商环境充满变数;为此,中国领导人加快了长期停滞的金融改革。中国总理李克强2019年7月表示,将比原定计画提早一年,在2020年撤销中国金融业的外资持股上限。李克强等人发现,资本满满的外国银行依然想在中国45兆美元的市场中分一杯羹,如今亡羊补牢依然为时未晚。

 

最明显的改革当属金融支付,2019年北京批准了美国电子钱包Pay Pal,以及信用卡龙头美国运通、万事达卡进入中国,如今美国运通已经开始营业,VISA则在申请当中。

 

虽然中国的支付市场目前还是本地人的天下,美商依然认为充满机会。中国国有的银联实质上垄断了信用卡市场,位于北京的研究公司易观国际指出,在中国27兆美元的行动支付市场中,支付宝占了55%,微信占39%,只剩下6%可供其他公司争夺;但这6%价值依然高达1.62兆美元,对外商而言已经够了。

 

Pay Pal和美国运通似乎在赌中国的行动支付市场将继续快速成长,而从中国的电子商务业发展速度看来,这的确相当可能。顾问公司弗若斯特和沙利文(Frost & Sullivan)预测,中国的行动支付市场将在2023年成长到近97兆美元。

 

须与当地人共同成立合资企业

 

但进入中国市场当然有条件,北京要求Pay Pal和美国运通必须和当地人共同成立合资企业。Pay Pal透过旗下的美银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Yinbaobao),收购了中国国有支付商国付宝70%的股份;美国运通则在2012年与中国的连连支付成立合资企业,并授权连连支付使用美国运通的服务系统。

 

此外,美国运通正和腾讯旗下的微信支付合作,腾讯在今年6月表示,微信支付将支援美国运通的人民币信用卡。

 

腾讯副总裁陈起儒在声明中表示:「本次我们与美国运通在华合资清算机构合作,有利于推动我国支付清算服务向更加开放化、国际化发展。」

 

美国运通甚至打算与微信的竞争对手支付宝与银联,以及中国五大国有银行合作。

 

英国金融科技巨头Transfer Wise最近则和支付宝签署协议,允许Transfer Wise的700万名客户用17种不同货币,向支付宝的客户支付人民币。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中国在2019年收到了703亿美元的汇款,是仅次于印度的第二大汇款市场,这项协议将使Transfer Wise客户每个月最多转帐5次,每次最高转帐31,000元人民币,每年的转帐上限为50万人民币。

 

此外,瑞银集团(UBS)一直是最想从金融改革中获利的外商之一,它不断关注中国市场,在2005年成为了第一家在中国达到基金管理公司持股上限49%的公司,2006年一马当先直接投资了获得完全认可的中国证券公司,2018年成为第一家在中国的合资证券公司中获得多数股权的外商。

 

而在北京即将放松外商数位银行门槛之际,瑞银可望因此获利。中国政府在1月表示,将允许已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外商银行,设立独立的线上银行。这家瑞士银行想在中国做一番财富管理大事业。如果可以顺利拿到中国的数位银行证照,它的亚太地区客户量就将在两年内从3万增至20万。

 

金融战恐令外商成夹心饼干

 

但反讽的是,现在中国终于开放外商投资金融业了,北京与华府之间的金融战却也逐渐成形。如果局势再升温,外商银行与外商金融机构可能就会变成夹心饼干。

 

美国在8月制裁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和其他10名官员,理由是他们在香港这个英国前殖民地实施严苛的《国安法》,并将立法会选举延迟1年,破坏了香港自治。这些人将无法处置位于美国的资产,也无法与美国人交易。在港银行也得遵守制裁规定,否则可能会无法与美国金融系统交易。

 

此事件显示,美国未来可能在与中国经济脱钩过程中,推出更多对中制裁,银行必须小心。汇丰银行在2012年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古巴、利比亚、苏丹、缅甸的制裁,结果支付了6.65亿美元的民事罚款。中国国有的昆仑银行更惨,它融资给伊朗的石油运输业者,华府直接禁止它使用美国金融体系,限制了其跨境业务。

 

美中的紧张关系可能会迫使银行选边站,无论摩根大通(JP Morgan)、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花旗银行有多想扩大在中业务,如果监理风险太高都不会冒险。即使是不属于美国的瑞银集团,可能也会选择美国而非中国。

 

而且外商银行也得注意,如果在美中关系正常化之后处于最低点的时刻增加在中业务,可能会伤害形象。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中国与东北亚事业部主管赫尔森(Michael Hirson)向美国CNBC电视台表示,「想从中国市场开放中获利的美国与外国银行,至少会变得很尴尬。」

 

把握放宽外资所有权限制机会

 

当然,鉴于中国继续推动金融改革,长期来说还是会一直有人把赌注押在中国市场的庞大吸引力上。北京在今年1月签署了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取消外资在证券公司中的持股上限;之后又在7月份兑现承诺,取消了外资在其他金融业的持股上限。如今外资将可以完全拥有中国的保险公司、期货公司、共同基金公司;也能控制财富管理公司、退休基金公司、中介经纪商。北京还承诺说,申请成为数位支付商,只要90天内就能审核完成。

 

许多外国金融业者都想好好把握这次放宽外资所有权限制的机会,尤其是证券业者,像是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高盛(Goldman Sachs)、汇丰、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野村(Nomura)以及瑞银都已获准持有合资企业多数股权;大和证券(Daiwa Securities)与星展银行(DBS)已申请持有多数股权;花旗集团与法国兴业(Societe Generale)则在考虑成立一家完全控股的经纪商。

 

至于资产管理领域,贝莱德(Black-Rock)与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已申请成立外商独资的共同基金公司;富达(Fidelity)、施罗德(Schroders)、先锋集团(Vanguard)、泛达(Van Eck Associates)则已向中国监理机关表示自己打算申请相关证照。

 

重庆市前市长、现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任黄奇帆认为,外国金融公司未来几年在中国的投资可能高达1.1兆美元。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外籍特聘研究员;译者为刘维人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29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