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中国与台湾成美国大选焦点

发表时间:2020-11-12 点阅:850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Clay Banks on Unsplash

 

某种程度上,没有人知道川普(Donald Trump)接下来会对中国做什么,他的变化莫测已经成了北京的麻烦。但如果拜登(Joe Biden)赢得大选,对中政策将比川普更微妙,对台湾的态度也将与川普不同。但目前看来,两方都没有要缓解对北京施压的意思。

 

在武汉肺炎大流行之前,中国共产党应该很希望川普今年能赢得连任。川普的关税政策确实损害了中国经济,而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可能削弱中国最成功的跨国公司。但是川普对人权不感兴趣,以及经常疏远美国的盟友,让北京也很满意。在1月中旬美中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北京当局已经学会了如何跟这位反复无常的美国总统打交道。

 

疫情打坏北京盘算

 

疫情大流行以及随之而来的冲击,却打坏了北京的盘算。美国的武汉肺炎病例人数和死亡人数居全球之冠,今年美国经济也将紧缩。川普指责中国破坏了他连任的机会,在这场百年来最严重的疫情爆发之前,他其实看起来很有胜算。他现在很可能相信,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可以挽救他疲弱的选情。川普政府的鹰派人士认为,中国共产党是美国及其民主盟友的强敌,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对中国共产党施压的大好机会。

 

在鹰派势力当道的情况下,美国关闭了中国驻休士顿总领事馆,逮捕了涉嫌的中国间谍,制裁了中国最大的晶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禁止中共党员移民美国,打脸中国对南海的主权主张,进一步向台湾靠拢。其中,美国向台湾示好的动作,让北京当局最为紧张。

 

川普对中国的下一步无人知晓

 

某种程度上,没有人知道川普接下来会对中国做什么。一些观察人士担心,美国政府会切断中国银行以美元结算的管道,这将严重破坏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定性。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6月一场中国媒体《财新网》举办的论坛上表示,「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许多俄罗斯企业和金融机构身上。我们必须尽早做好准备——真正的准备,而不仅仅是心理上的准备。」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10月《中国金融》的一篇评论中警告,美中关系不断恶化,对中国金融网路和资讯系统的安全造成重大风险。

 

中国对香港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实施了严厉的国安法,依据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自治法》(HKAA),川普政府必须在12月中旬向国会提交一份与破坏香港自治人士有金融往来的外国金融机构名单。

 

惠誉国际在9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虽然我们仍预计采渐进的方式,但严厉的次级制裁已经祭出,例如拒绝借由美国金融机构结算美元。」

 

在这一点上,川普的变化莫测已经成了北京的麻烦。这并不是说中国希望川普落选,而是因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同志不再认为川普胜选会给他们带来多大好处。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预期川普的第二任期之内,美国的实力和声望会进一步衰退。这位美国总统已经损害了美国在全球的形象。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针对13个国家的最新调查中,只有15%的受访者认可美国的抗疫表现,37%的人赞许中国的表现。

 

皮尤中心称,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要盟友并不看好川普。只有25%的日本民众对这位美国总统有信心,认为他在国际事务中会做出正确的事;澳洲则只有23%,韩国则降至17%。

 

川普第二任期恐仍损害中国利益

 

然而川普在第二任期内,仍可能会继续损害中国的利益,在多个方面对北京施压。川普政府将继续攻击中国的科技冠军企业,也不太可能放过华为。关税将维持不变,甚至针对性地提高关税。毕竟,川普少数一以贯之的特色,就是一直是一个保护主义者。

 

如果拜登赢得大选,对中政策将比川普更微妙。拜登不像川普那样喜欢冲突,拜登的内阁也不会有像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国家安全顾问(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罗伯˙欧布莱恩与其副手博明(Matthew Pottinger)这样的鹰派人士。

 

在7月一场演说中,蓬佩奥称习近平是「已经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真正信奉者」。

 

蓬佩奥10月接受《日经亚洲》(Nikkei Asia)采访时,为川普政府对中的强硬态度辩护。他说:「我们只是逐渐发现一直让步不能解决问题。如果每次中国共产党在世界各地采取行动,你就得屈膝的话,你将会发现被迫屈膝的频率越来越高。」

 

拜登对中国看法尚不清楚

 

拜登本人对中国的看法如何,尚不清楚。2019年5月在爱荷华州的某次竞选活动中,他对中国经济可能超越美国的看法深不以为然。这位前副总统说:「中国要抢走我们的饭碗了吗?别闹了……他们才没办法跟我们比。」

 

自那之后,拜登对中国的措辞明显强硬起来。在2月的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候选人电视辩论中,他称习近平为「恶棍……骨子里就没有民主意识」。

 

如果拜登赢得大选,就会需要决定如何处理川普的关税和贸易协议。拜登曾表示,他将根据需求施以关税,不排除对北京征收新税,但他会有「策略地,或说有计画地利用这些关税取胜,而不是打肿脸充胖子」。

 

关税已经施行好几年了,是美国的收入来源之一,拜登大概会犹豫是否取消。他其实可以借由放松某些特定关税,让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松一口气,同时保留多数的关税,作为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的筹码。

 

至于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拜登并没有说他将保留还是放弃。在该协议中,北京承诺在两年内额外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如果他放弃了协议,显然就会惹火农业和能源业这些可能因该协议受益的美国选民。彭博经济研究(Bloomberg Economics)的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中国仅购买了原定承诺的年度目标的一半。

 

与此同时,拜登几乎肯定会避免川普的单边贸易策略。拜登的顾问说,他在对贸易采取行动之前,特别是跟中国有关的贸易,需要先与盟友沟通。曾在欧巴马政府担任副国务卿、现任拜登高级政策顾问的布林肯(Tony Blinken)认为,多边贸易将增加华府对北京的影响力。他估计,美国自己只占了全球GDP的20至25%,但若与一些国家携手合作,就会增加到50至60%。

 

他在9月时告诉《政客》杂志:「盟友和伙伴结合起来的力量,让北京更难将之忽视。」

 

拜登对台态度与川普不同

 

拜登对台湾的态度也将与川普不同。没有了川普那些亲台的左右手,拜登很可能会与台湾保持低调的关系,将很难看到拜登像川普今年那样,派遣美国高级官员访问台湾。拜登可能也不会优先与台湾签署双边贸易协定(BTA)。

 

就现况而言,对自由贸易抱持怀疑态度的美国贸易代表赖海哲(Robert Lighthizer)对与台湾达成BTA毫无兴趣,他现在重点放在保住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这个他花了近两年时间才敲定的协议。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对美台贸易协定的强烈支持,其实给了拜登政府机会推进这项倡议。10月1日,50名参议员写信给赖海哲,敦促他开始行动。

 

他们在信中写道:「我们相信,美台贸易协定将促进美国、台湾和整个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和经济成长。」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外籍特聘研究员;译者为廖珮杏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31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