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Photo/chuttersnaponU....

面对商机,池上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发表时间:2020-12-22 点阅:437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Mononoke Izumi on Unsplash

 

2013 年,镁光灯的焦点打向池上。

 

男星金城武骑着脚踏车,驰骋在碧绿如波的稻田中,随兴地向当地人问路,并坐在一颗大树下悠闲使用复古大茶壶喝茶。即便只有短短十五秒的镜头,这支由长荣航空推出的形象广告「I SEE YOU」,透过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社群操作,成功吸引社会大众的目光。

 

在2013 年之前,池上已在台湾好基金会的协助下,连续四年的秋天,于伯朗大道的田野稻浪中推出〈池上秋收稻穗艺术节〉的表演活动。如果说台湾好基金会的〈池上秋收稻穗艺术节〉是文火慢炖,那长荣航空的广告就是大火爆炒,池上人仔细守护,没有一根电线杆的无敌稻景,顿时成为台湾旅游热点。

 

不但金城武乘凉的茄冬树被命名为「金城武树」,后来歌手蔡依林也曾到此一游,与她合照的树,则成了「蔡依林树」。游客争相来到池上,只为了跟随明星的步伐,拍照、打卡、上传社群平台。曾有台风袭台,造成金城武树倾倒、枝干断裂,也获得明星般的待遇,由台日树医生联手抢救,才让金城武树续留原地,现在每逢台风过境,池上乡公所的大工程,就是替老树做好保护措施。

 

那年暑假,大批观光客几乎将池上塞爆,汽车、重型机车、游览车,观光客的车随意停放,造成农机具出入不便。有些游客为了拍照,踩上田埂践踏农民的心血,引起农民不满。甚至有人提议,干脆把无辜的茄冬树砍掉,还给池上人原有的平静。最后,还是时任长荣航空董事长的张国炜亲自到池上道歉,才稍稍平复民众的怨气。

 

后来池上乡公所禁止非农用车辆进入伯朗大道,化解农民工作不便的困扰,但大批观光人潮仍带来不少乱象,伯朗大道东西两侧管制口开了许多脚踏车出租店,造型俗气艳丽、被称为「蜈蚣车」的多人自行车如疥虫爬上了美丽的绿色地毯,小吃摊贩在游客聚集处揽客,更糟糕的是,也有人在农地上铺设水泥改作停车场,让如绿地毯般的田野,像是头上长了疥疮一样,秃了好几块。

 

喜爱池上的自然生态作家刘克襄看不下去,投书媒体疾呼:「救救池上吧!」他于文中斥责:「狭窄的马路两旁,成为许多游客临时停靠私家轿车的地方,昔时本是宁静的农村,遂形成吵杂、拥塞的状态」他也批评,店家为了揽客,站在马路上抢客的文化如不改善,恐怕会让宁静的池上由盛转衰,游客将一去不复返。

 

「我也曾经训斥过业者,他们把主干道的车拦住、让游客先走,这样是不对的!」住在明星级景点的摇滚区,萧仁义每每开车进出都像在修练心性。原先计划游客人数总量管制的社区生态导览,也被大量的散客打乱了计划。

 

面对商机,池上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一次记者问我,金城武树人这么多,怎么没有打香肠的摊贩?」张尧城不否认观光带来的收益,但他强调,环保是地方之母,观光应该是地方发展的附加价值。他当选乡长后,第一件任务就是整治伯朗大道的乱象。严禁小吃摊贩、非农用车辆入内,也对农地不农用、改作停车场的部分开罚。一位曾被开单的农民就说,乡公所执法来真的,一次取缔就罚八万、十万。花了两年的时间,总算所有农地改作停车场都把水泥地铲掉,恢复农地景观。

 

若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即使游客如织,伯朗大道周边依旧看不到令人烦躁的大型告示牌,池上人宁愿派出志工,苦口婆心地劝导游客将脚踏车停妥再拍照,不要攀折枝木,不要触摸树干,更不要踩踏稻田。隐形的建设,保护着池上人守护无敌稻景的理想。乡公所积极推动电线杆地下化工程,如今,原先一百七十五公顷无电线杆的绝佳稻田视野,扩展至五百公顷。池上乡民每个月至少发动一次大扫除,让游客数最多的池上乡数度获选全国最干净的乡镇。

 

「我们做这些,不是为了发展观光,而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生活环境。」赖永松直言:「观光不是池上最主要的产业,因此,我们可以很有底气的说,我们要什么、不要什么。」退休后的赖永松与妻子经营民宿、结交各地友人,但他并不希望游客来到池上只是拍照打卡便匆匆离去。

 

每每有游客到万安村参访,萧仁义最喜欢让他们在地势较高处眺望辽阔的稻田,并询问大家:「你们觉得这里的田,跟其他地方有什么不一样?」通常大家会回答:没有房子,也没有电线杆。接着,萧仁义便会说:「那就对了,为什么其他地方的农田会有电线杆与房子,而池上却没有呢?」

 

人生充满选择,关键选择决定了一生;而池上人,选择了与稻田站在同一阵线。

 

►本文摘录自慢经济:遇见池上. 心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