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正因我们都脆弱,所以需要彼此

发表时间:2020-12-31 点阅:491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Melissa Askew on Unsplash

 

当每个人只关注自己时,这便是孤寂世代的来临。就算身边有人,也对我们失去意义,既不想了解,也不想连结,每个人所谓的世界,就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而已。这样的世界,只是成了一座座不相干的孤岛,虽然是群体生物,也不再感受到和群体的关连和相处的价値。

 

没有人可以一直是强者!有没有人一生可以自始至终都维持这么高功能的能力?有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一生都不会遭遇疾病、退化或是意外失落?我们眞的可以单单依靠自己,就能维持和拥有生命需要的生活品质?

 

即使不是进入婚姻或是拥有亲密关系,人都不可能只单靠自己一个人活着。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都仰赖社会的运作和分工,透过每个人的职位或身分,我们都在担任不同的社会角色和功能。所以,没有人会不需要社会。社会的存在意义,比我们所认知的还具有更大的功能和意义。

 

最大的意义,就如阿德勒认为,人与大自然相较,和其他动物相比,处于相对的弱势,人类必须能够合作共处才能生存。身为人都要准备好面对与人共处,积极地投入社会,并能贡献己力,以延续人类的生命。

 

因此,我们的相互依靠和扶持,并不只是为了某个个人的生存利益而已,以更大的局面来说,如此才能让人类的生命得以延续。不论是发展医疗和公共事务,或是管理众人之事的政治和法律,都是为了提升群体拥有更好生活的目标。

 

即使不是用建立婚姻或家庭的形式,共同合作提供生存的保障,人仍然需要社群来相互贡献、相互支持,以帮忙弥补彼此的不足和短处。而最大的需求,莫过于身为人都有脆弱之处,我们会受伤、生病,也会遇到危险和各种患难。没有人可以一直以强者姿态,杜绝经验个人的脆弱和渺小,即使许多人常以「要坚强」做为自己的武装和保护色,但眞实的人性及生命本质,都不可能眞正阻隔掉经验生命的不足和自卑。

 

若不是因为脆弱眞实存在着,人们好害怕受伤受挫,又何须不断地追求优越和坚强呢?这些强调和执著,不就是因为太害怕经验到内心的脆弱和惧怕吗?面对脆弱,最好的方式是承认脆弱;承认这是人类的本质之一。生命眞的不是用铁打造的,也不是不锈钢,人的身体是血肉之躯,骨头关节也会碎裂。至于大脑,主管我们的情绪和理智,还有行动反应的重要系统,更可能因为一个外力重击或重摔,就失去功能,导致丧生。

 

我们不脆弱吗?任何有机体的生命都是脆弱的。看似简单的呼吸和飮食睡觉,只要有一个差错、一个看不见的病毒或细菌,就足以让我们突然之间生命终止。

 

正因为我们内心淸楚明白,人的存在是脆弱的,生命也存在一些无法控制的意外,所以人们才会对「安全感」有近乎神经质的执著和防范。任何可能引发不安全感的人事物,任何有违于我们本来习惯的改变,都会让我们神经紧绷,好似遇见大地震般的惊慌失措。

 

这就是人的脆弱本质,即使不断自我要求,甚至苛责,我们也不可能完全成为一个坚强到绝不恐惧、害怕、无助和不安的人。

 

在临床上,大部分生重病,一下子从所谓的强人倒下的人,都是透过不停地压抑及忽视自己来为生存战斗。那些在别人眼中被视为强者的人,我却常常看见他们眼中的落寞和孤寂。或许他们不会轻易坦承在人际关系中,他们感受到的疏离和孤单有多么令他们悲伤和痛苦,但每当我有机会碰触和聆听他们的心声时,我可以听见那些要自己以强悍和优越来证明自己是够好、有价値的人,心中渴望的,其实都是能得到一份温柔和一份珍爱。

 

或许因为他们不停地追求优越和坚强,然后以这种生存姿态也要求及期待身边的人,希望他们的生命也可以得到优越和坚强,以此来做为他对别人付出的用心。但这样的做法却适得其反,反而让关系处在一份窒息的压迫感中,好似必须努力再努力,才能证明自己値得存在;因为这样的关系太强迫也太控制,缺少对人的关怀和理解,以至于后来这些关系总是渐行渐远。

 

人不愿意经验自己的脆弱,也不想体察生命的脆弱本质,常是源自于早年的自卑和羞耻感,烙印在自己身上,于是以瑕疵和有污秽的眼光看自己,再以不停地苛责及批判对待自己,来补偿自己不够好的羞愧及罪恶感。这样的人心理会走向极端,以偏激的态度和方式对待自己,当然也会以此价値观和生存信念评价别人和对待关系。

 

这其实也是一种想要把自己去人性的做法,想抹去人性的脆弱面,拒绝我们需要他人的帮助或关怀,以为只要我们走到强大、坚不可摧的状态,就没有什么遭遇和经历,会让我们难过和受伤了。这是童年不幸遭遇和情感受创经验下,所形塑的既失眞又扭曲的想像,以这种想像来回避眞实的人性体认。

 

活在想像中的人,都必孤寂。无法如实地安稳自己、承接自己,下意识地远离和回避自己。也不活在当下,而把自己悬在虚幻的半空中,以武装和流于表面化的呈现,来让别人看不见他内在的眞实。若一个人是这样,骗自己久了,就会以为是眞的,以为自己眞的就是那样的面貌。当然,不论是自己或别人,也都再也看不见那具有人性和温度的面貌,究竟在哪里?

 

►本文摘录自《疗愈孤寂:30堂课学会接住自己, 建立内在安全感, 成为能与他人连结的完整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