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北京火烤蚂蚁其来有自

发表时间:2021-02-22 点阅:1133
Responsive image

 

文:陈鸿达、张凯君,  Photo by Markus Winkler on Unsplash

 

深度剖析蚂蚁金服IPO受阻的前因与后果

 

人民银行联手中国金融监理机构,对蚂蚁科技等网路社群巨头从事金融服务祭出严厉的限缩,这是保障中国金融安全的重要措施,中国网路巨头无限制扩张的时代已经结束,但是杜绝垄断后,对中国的金融生态将造成什么影响,有待后续观察。

 

对于蚂蚁金服IPO受阻一事,坊间直接联想是马云于2020年10月24日的外滩金融峰会上,大肆批评金融监管系统,得罪当道,所以上市前才被拦下。事实上蚂蚁金服与中国金融监管已经缠斗许久,当局早就建议其往金控公司转型并接受金融监理,只是马云选择冲往另一个方向。极可能是马云知道无法挽回后,才会在外滩金融峰会中彻底撕破脸。

 

一年半前就决定驯服蚂蚁等科技金融业者

 

中国人民银行2019年7月26日公告「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其主要目的除了对金控集团进行合理监管,并将自称是科技业但从事金融业务者,如蚂蚁金服、腾讯以及京东等都涵盖其中。未来办法正式生效后,这些公司需要拿出大量资本来支持支付、贷款和其他金融业务。当时媒体报导称,蚂蚁集团准备遵守新规定。人民银行表示,上述新规将加强对非金融企业等设立的金融控股公司实施监督管理,有利于防范因其规模大而衍生的系统性风险,并防范风险交叉传染。

 

2020年9月13日人民银行正式公布「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并明订于11月1日开始生效。接着中国银保监会在11月2日正式预告「网路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大幅限制蚂蚁集团做无本生意的空间,也将使得未来蚂蚁的获利大幅萎缩。也就是说相关涉及蚂蚁金服监理的法规早就在进行,马云一定有表达反对立场,相信马云是在企图影响改变政策无效后,才会在金融峰会有如此情绪性发言。

 

2020年9月14日《华尔街日报》指出,为因应「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蚂蚁集团拟由其子公司(浙江融信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成为一家受监管的金融控股公司,并将持有蚂蚁集团获得许可的金融服务业务。接着各界关注蚂蚁IPO的消息,而淡忘了其将成立金控子公司的新闻。但这段时间马云应该是双轨进行,蚂蚁IPO能闯关通过当然最好,若被拦下再进行B计画。

 

蚂蚁IPO受阻后,果然成立金控子公司的消息再度浮现。彭博社在2020年12月29日指出,蚂蚁集团正计画将金融业务划入一家控股公司,接受类似银行的监管。在金融控股公司架构下,蚂蚁的业务可能面临更多资本要求,过去那种扩张步伐势必受到限制,营收利润也将大不如前。

 

银行不叫银行,就没有金融风险吗?

 

莎翁说:「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芳香如故。」同理银行不叫银行,金融风险如故,但马云一直不愿意面对这点。蚂蚁金服为了希望能摆脱金融监管,因此在IPO时将公司名称改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希望有个纯科技公司的名字,就不会被当成金融公司监理。事实上也许蚂蚁提供服务的商业模式与过去传统金融业不同,但其从事金融业务的本质并没变。

 

根据蚂蚁IPO的招股书中揭露,蚂蚁和银行联合放贷中,从蚂蚁自有资本提供的只有2%,其他98%是由合作银行提供,或是来自资产证券化所取得的资金。此外蚂蚁宣称利用其信用评级等know how筛选好的客户,因此要求均分放款的收益,事实上这可能夸大其信用评级的功能。蚂蚁信贷的坏帐率只有1.23%,那是因为一旦未依规定还款,蚂蚁可主动扣取贷款者在蚂蚁帐户的金钱。因为中国许多店家不收现金,贷款者又一定要透过电子支付付款,而支付宝又囊括半壁江山,这等于是天罗地网的催收,因此坏帐当然低。

 

蚂蚁金服原是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金融服务部门,负责集团的零售、批发、物流、营销技术与云端等相关的支付清算与代收代付业务。一条龙式的掌握集团业务的金流、物流与资讯流,整个生态系庞大完整而绵密。因此它就如同国际清算银行(BIS)报告中所说的,其DNA具有以下特性,Data analytics(数据分析)、Net workexternalities(网路外部性)与Activities(多元商业活动)。如同脸书、亚马逊与谷歌等科技大公司(BigTechs),他们熟悉数据运算工具、掌握庞大客群与资料,因此一旦介入某个领域,往往成为该领域强而有力的竞争者,甚至还有垄断的倾向。

 

中国政府决心杜绝阿里巴巴垄断

 

根据蚂蚁IPO的招股书中揭露,一年中使用过支付宝App的超过10亿个帐户,平均每月有超过7亿个帐户使用。收受支付宝的店家高达8,000万,每年经手支付金额高达118兆人民币。过去支付宝与其他支付机构如此庞大的资金流动,都是绕过人民银行的结算系统,成为人行监控货币流通的死角,衍生的金融风险不可轻忽。因此从2018年6月中国设立「网连平台」,要求所有支付机构都必须在此平台进行清算,并将相关资料送交人民银行,以利监控货币供给与流通,并防范洗钱或准备金被挪用等问题。

 

而马云10月24日在外滩金融峰会上,除了痛批金融监管系统过时,巴塞尔是老人俱乐部外,也批人行数位货币不合宜。事实上中国已经是无现金社会程度最高的国家,但目前也是推动央行数位货币最积极的国家。中国发行数位人民币(DCEP)有许多目的,但降低民间电子支付的市占率应该也是原因之一。虽然人民银行多次宣称发行数位货币不是为了取代电子支付,但没人会相信。这也是为什么蚂蚁金服在其上市的招股书中说,未来人行数位货币会影响其营收与获利。不只有形营收将减少,无形消费资讯被侵蚀也是不小损失。

 

过去世界各国在介绍金融科技发展时,蚂蚁金服的事蹟经常被引用介绍,虽然它成功的经验别人是学不来的,或是无法复制的。蚂蚁金服的成功壮大,给其他有志于金融科技业者的压力与障碍,可能远大于给其他后进同业的启发或梦想。蚂蚁的资源让其在人才的网罗上有无比的优势,蚂蚁在市场垄断地位所筑起的障碍,更是让其他业者难以跨越。

 

现在金融监管要它承担的义务,以及反垄断法给它的限制,蚂蚁与微信等的成长动能将慢下来,进而影响股价。这对被压迫到喘不过气的其他业者是一个难得的发展机会吗?还是缺少蚂蚁这些火车头的带领,整个产业的发展也将受挫?客观地说,这应该是一个重新洗牌的机会,也许会沉寂一段时间,但也将迎来下一波百家争鸣的契机。

 

因为蚂蚁这类公司的成功或营收,靠他们所谓创新的部分越来越少,同时随着蚂蚁的成长,反倒越来越多靠的是其对市场的垄断,长此以往对市场的健康存有不利的影响。

 

记取过去金融危机的教训,各国金融监理机关对资本适足率与杠杆率的要求一再提升。这也是为什么中国银保监会11月2日预告的「网路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未来放贷金额蚂蚁集团至少要出资3成,也限制其财务杠杆操作倍数。此外,近来各国对大科技公司涉及垄断行为,都保持高度警戒,对于其介入金融业的监理,更是特别慎重。也就是说蚂蚁上市受阻绝非突发事件,相关对其监理的法规都已经准备好,不可能闭着眼睛让其挂牌,然后唾面自干地说蚂蚁不受这些法规约束。尽管外界无法确知中国监理机关中止蚂蚁集团上市的真正动机,至少从结果来看,他们是为自己拆除了一个未爆弹。

 

►►本文作者陈鸿达为台湾金融研训院院务委员、张凯君为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34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