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Photo/chuttersnaponU....

餐桌上的新口味——植物肉,不仅享受美味也减少碳排

发表时间:2021-03-04 点阅:405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K8 on Unsplash

 

全球大约饲养了10亿头牛,用于生产牛肉与乳制品,每年因牛群打嗝和放屁排出甲烷所造成的暖化效应,相当于20亿吨二氧化碳,占全球总碳排的 4%左右。

 

打嗝放屁时释出甲烷,是乳牛、绵羊、山羊、鹿与骆驼等反刍动物特有的问题。但还有另一个不分动物、造成温室气体排放的原因:粪便。

 

对于动物的排便、打嗝与放屁,我们有何对策呢?这个问题确实棘手。研究人员已想方设法来因应,譬如使用疫苗以减少牛肠道中甲烷生成菌的数量、培育产生较少碳排的牛只、添加特殊饲料或药物到牛的饮食。这些方法大多成效不彰。

 

饮食力行纯素的民众,可能会提出另一项解决方案:我们根本不必尝试这些减少碳排的方法,只要停止饲养牲畜就好。我能理解这项论点的吸引力,但不认为它符合现实。但我们可以在享受肉类美味的同时,减少吃动物肉的频率。

 

选项之一是植物肉(plant-based meat),即经过各种方式加工以模仿肉味的植物产品。人造肉的品质相当不错,只要调理得宜,完全可以取代牛绞肉。所有的人造肉都更为环保,因为所需的土地与用水少了很多,碳排放也能减量。此外,人造肉所需的谷物也较少,可以减少对食作物的压力与肥料使用。一旦养在狭小笼子里的牲畜数量减少,对于动物福利毋宁是一大助益。

 

然而,人造肉却有高昂的绿色溢价。平均来说,牛绞肉的替代品成本高出86%。随着这些替代品的销量增加,以及更多竞争对手进军市场,我乐观认为,它们最终会比动物肉来得便宜。

 

另一种方法类似植物肉,但不是将植物加工让味道像牛肉,而是在实验室中培养出肉类。名字有点不讨喜,例如「细胞肉」、「培植肉」和「干净肉」,大约有二十多家新创公司正努力把人造肉引进市场,但产品可能要到2020年代中期才会出现在超市货架上。

 

记住,这并不是「假」肉。培植肉与任何两条或四条腿的动物一样,同样具有脂肪、肌肉与肌腱,差别在于人造肉不是来自农场,而是在实验室内所制造。科学家从活体动物身上取得部分细胞,先让细胞自行繁殖,再催化成我们习惯食用的组织。整个过程几乎不会排放温室气体,只需要提供实验室所需的电力。这项方法的缺点是所费不赀,也不清楚究竟能降低多少成本。

 

最后,还有一种方法能减少粮食的碳排:减少浪费。在欧洲、工业化亚洲国家与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超过20%的粮食遭人丢弃、任其腐败或单纯被浪费。在美国,这个比例达到40%。这对无法温饱的人有失公平,更损害经济与气候。被浪费的食物腐败后,会释放的甲烷所导致的暖化相当于每年33亿吨的二氧化碳。

 

至关重要的解决之道是改变个人行为:珍惜现有的粮食。这件事我们可以借助科技来帮忙。举例来说,有两家公司正在研发隐形的植物涂层,可以延长水果和蔬菜的保鲜期限;这类涂层不但可以食用,还完全不影响风味。另一家公司则开发出智能垃圾桶,利用影像识别技术来追踪家户或企业浪费了多少粮食,最后会产生一份报告,针对丢弃的粮食计算出成本与碳足迹。听起来有侵犯稳私之虞,但确实能提供民众更多资讯,做出更好的决策。

 

►本文摘录自《如何避免气候灾难:结合科技与商业的奇蹟, 全面启动净零碳新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