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Photo/chuttersnaponU....

想进入大企业,最需要哪种能力?

发表时间:2021-03-05 点阅:463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Jakob Owens on Unsplash

 

一九三三年,雷电华电影公司(Radio Pictures)推出第一版的《金刚》,效果逼真的动画大猩猩在曼哈顿街上横冲直撞,最后从刚完工的帝国大厦重摔落地,令人惊艳的特效让观众着迷不已。电影中的金刚其实是一只定格动画玩偶,由铝制骨架做成,外层披上了兔毛。参与电影制作的工作人员总计有113人,包括摄影师、化妆师、以及高达21人的视觉特效团队。

 

一九七六年,导演迪诺.德.劳伦提斯(Dino DeLaurentiis)推出了新版本《金刚》,当时刚建成的世贸大楼取代了帝国大厦,成为金刚的死亡之所。新版本的金刚在某些镜头是一位穿着黑猩猩装的二十五岁技术人员,有时候又成了12 公尺高,由水力学控制、披着马毛的玩偶机器人。尽管制作成本大幅攀升、特效技术日趋复杂,但是参与的工作人员人数依旧维持113 人。

 

二○○五年, 则是轮到导演彼得.杰克森(PeterJackson)翻拍。他决定重返一九三○年代,回到帝国大厦顶楼重现电影中最关键的一幕。主角金刚是由英国演员安迪.瑟克斯(Andy Serkis)饰演,他不仅要穿上大猩猩装,身上还安装了动作捕捉设备,将鲜明的脸部表情以及动作回传至由资料中心打造的数位动物身上。杰克森执导的《金刚》电影版本总共有1659 名工作人员,除了前几个电影版本也有的摄影、服装设计等工作外,有更多工作是大家未曾听过的,例如:资料整顿和立体合成师。

 

制作一部让观众浸淫其中、充满视觉震撼的电影,需要的工作人员数量是过去的十五倍,这深深影响了真正有企图心的工作者未来的生涯规划。为什么随科技演进,却需要更多人力呢?

 

细致特效需要结合不同专业

 

维达数位制作公司就是《金刚》电影的幕后推手。他们参与包括《魔界》、令人难忘(而且卖座)的《阿凡达》以及《浩劫余生》三部曲等电影制作。这些充满特效的电影场面,完全是在萤幕上创作,设计师建立高度准确与精细的立体模型,运用既有科技尽可能精确地仿造真实的世界。

 

如果希望观众入迷,就必须够细致入微(当你说某个画面让你觉得出戏或是觉得很假,就是对视觉设计师最大的羞辱)。设计师必须运用实体世界的物理学、生物学和解剖学原理,制作场景和角色。

 

○○五年版本的《金刚》电影之所以要动用1659 名工作人员,部分原因是,如果要制造令人信服的3D 视觉特效,就需要多种能力组合。其中一端是纯粹的设计能力,也就是想像场景和视觉,有时候甚至需要手绘;另一端是更为技术导向的工作人员,撰写程式、运用高阶数学将设计的想法转换成真正的电影画面;中间则是包括模型人员,同时具备设计能力与技术背景。一个两秒钟的镜头可能需要十多个分别具有不同能力的工作人员,发挥各自的专长共同合作。

 

跨领域的有效沟通

 

担任模型人员、也就是中间沟通桥梁的马可.勒弗朗(Marco Revelant),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的原因是,他不仅具备设计眼光,同时了解技术需求,他也比多数人更懂得如何整合两端。

 

勒弗朗发现模型师与程式开发人员互动时出了问题。模型师过于坚持要求程式开发人员修改,表面上看似让工作变得更轻松简单,实际上却是耗费了更多的处理效能。「许多使用者会告诉程式开发人员:『我希望能够移动这张简报,然后做这个。』但这并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他们只提出解决方法,却没有让问题抽象化,让人无法理解全貌。」

 

当时,维达数位的团队正尝试将动物羽毛数位化,但程式开发人员不懂得理毛,必须有人告诉他们软体应该怎么重现理毛过程;而擅长理毛的人通常很难运用程式开发人员能理解的语言,告诉他们该怎么呈现。

 

勒弗朗可以说电影人与设计师的语言,也读得懂关于新建模技巧的技术性论文。他并不是真的在看程式码,但是他理解弹性杆动力学在头发上产生的作用。虽然他自己不知道如何执行,但是他理解背后的逻辑。许多设计师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连结不同专业的「胶水人」

 

电影制作的高度复杂性,为勒弗朗的这样的工作者创造了难得的机会,这些人可以与两种不同专业的工作者沟通。当一部电影需要愈多人参与、牵涉更多技术能力,就愈需要勒弗朗的能力,确保设计师和技术人员之间的联系和互动是有效的。维达数位资讯长凯西.格鲁札斯(Kathy Gruzas)将这些人称为「胶水人」(glue people)。

 

「我认为,要完成规模如此庞大且复杂的作品,唯一的方法就是运用大量人力,花费大量时间沟通、讨论,然后把事情做对,」格鲁札斯对我说。「这些人必须能够流利地说出艺术和技术语言,为这两群工作者转译对方的说法,让所有工作运作顺畅,清楚说明需要的视觉效果,并监督品质。」要在维达数位成功,不仅要具备技术,还必须运用这项能力,让整体大于部分的总和。

 

►本文摘录自《如何在赢者全拿的职场中生存:掌握被需要的跨域能力、分析自己最适职能、打造专属的生涯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