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极端不确定的时代,更需要凯因斯的投资指引

发表时间:2021-04-06 点阅:1797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Tech Daily on Unsplash

 

约翰‧梅纳德‧凯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一八八三~一九四六)赋予了沉闷的经济学科学一种独特的魅力。

 

他是剑桥大学的导师、知识分子团体布伦斯伯里文化圈(Bloomsbury group)的关键成员之一、畅销书作家、世界知名芭蕾舞者的丈夫、现代总体经济学之父、备受推崇的政府顾问、皇室授爵的英国上议院议员,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世界银行的催生者。

 

在大萧条期间,他以振奋人心的口号「病人需要运动,而非休息」,来回应萎靡不振的经济情势,也预告了凯因斯学派时代的来临。所谓凯因斯学派的时代,是指管理型资本主义与西方经济体采纳政府注资手段来提振经济的时代。凯因斯向来以见解善变著称,而他提倡那些见解时展现的活力、风格与智慧,同样为人所津津乐道。他乐在突袭约定成俗之见,且习惯以辛辣的散文作为他主要的攻击武器。

 

凯因斯抱有贵族思想,轻视以「赚钱」为职业,不过他本人却是个成就非凡的股市玩家。他的资产主要累积自投资活动,也有部分来自他精明的艺术品投资,过世时净资产相当于今日的三千万美元。

 

此外,凯因斯管理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的切斯特基金期间,基金的价值增长了十二倍,同时期的大盘平均涨幅甚至未翻倍。

 

根据当年一名记者所言,凯因斯在英国首屈一指的人寿保险公司当董事长时,「伦敦金融城高度关注他发表的演说,他对趋势的预测足以撼动整个股票市场的走势。」

 

凯因斯堪称这个世上最稀有的物种:身为经济学家,却走出象牙塔,不只精通金融市场理论,也擅长实务。

 

尽管凯因斯的财务成就斐然,应该还是有人会质疑,现代投资人真的能借由分析凯因斯的股市投资方法来获取利润吗?

 

这样的疑问合情合理,毕竟凯因斯生于维多利亚时代,而且早在四分之三个世纪前就已过世。他活在一个与我们迥异的年代,当时的风气远比当今温文儒雅,凯因斯曾描述「伦敦居民……坐在床上啜饮早茶,」懒洋洋的考虑著是否要「冒险将财富……投入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新事业。

或许这段文字也是在形容他自己,因为他曾投资补鲸公司与其他目前已不复存在的产业,也曾在杂志编辑的指示下,为那些杂志撰写足够让读者消磨至少三杯红酒时间的文章。在这个充斥当冲客、对冲比率(delta ratios)与网路股的时代,后人能借由凯因斯的投资原则而获益吗?毕竟他活在另一个时代。

 

答案是肯定的。

 

最初凯因斯尝过几次失败的苦果,才开创出一系列的规则,使他在股市上战无不胜。在他漫长的投资生涯晚期,凯因斯以他一贯毫不谦逊的口吻宣称:

照我的方法处理的理财金融事务,成果都非常优异……一直以来,我在金融领域遭遇到的唯一困难,就是难以说服其他相关人士接受非正统的建议。

 

凯因斯的非正统原则和当代成就斐然的「价值型投资人」之投资哲学不谋而合,当中最显赫当属波克夏‧海瑟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的投资之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莫属。

 

巴菲特认为凯因斯的「投资绩效与理论思想一样卓越」,并像许多人一样,数次坦承他的才识要归功于这位英国经济学家,本书当中处处可以见到这样的例证。对现代读者来说,同样重要的是,文如其人的凯因斯总是能以清晰且优雅的语言来阐述他的意见,诚如他的朋友报业大亨比弗布鲁克男爵(Lord Beaverbrook)所言,凯因斯「让财务金融变成令人悸动的文献」,诚为一大创举。

 

凯因斯在他最著名的《就业、利息与货币的一般理论》一书中写道:

自信不容易受任何理智影响力左右的实务界人士,实际上通常是某个已故经济学家的奴隶;当权的狂人自称获得天启,但他们的狂热其实是源自短短几年前的几篇三流学术文章。

 

在二○○八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而爆发的全球性乱流后,迫切寻求重启垂死经济的西方国家,再次将凯因斯的学术著作奉为权威信条。

 

与这一波凯因斯学派复兴风潮相互呼应的是,行为经济学领域的进展,证实了身为经济学家的凯因斯对投资人心理与股票市场动态的评述;同时,近来的实证研究更确立了凯因斯作为选股专家与明星基金经理人的名望。

 

在当今这个充斥极端不确定性与波动性的时代,凯因斯的独到见解尤其显得意义深远,毕竟他平安度过两次世界大战、一九二九年大崩盘与经济大萧条的磨难,之后更是鸿图大展。

 

凯因斯的成长历程与个人哲学,深深影响其金钱观与追求金钱的态度。因此,只要是研究凯因斯投资哲学的报告,也应该同时详述他一生中的几个关键里程碑。凯因斯的挚友之一,也是反偶像崇拜的李顿‧史崔奇(Lytton Strache)曾评论,他作为传记作家的专业任务:「……划过资料的汪洋,不时垂下桶子,由大海深处捞起独特的样本,使之重见天日,再好奇细心的检视。」

 

想当然尔,我们探索的目标非常聚焦:那些打捞起来的「独特样本」,大多会与凯因斯的投资观念有关。在本书中,我们将主要发掘和凯因斯的投资规则有关的那些「特有素材」。尽管如此,我们也期待能经由这一份调查报告,将凯因斯一生丰富又精彩的经历传达给读者。

 

在此引用史崔奇的譬喻,凯因斯的生命浩瀚而时有波涛,我们有时会由眼前观察之物移开视线,望向那片汪洋,俾以领略凯因斯一生经历过的景象,何以如今依然值得我们引用。

 

►本文摘录自《跟凯因斯学价值投资成为散户赢家:巴菲特的投资启蒙者, 最伟大的经济学家和操盘手, 打败大盘的高绩效投资, 稳健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