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大师凯因斯:投资就得耐得住孤独

发表时间:2021-04-06 点阅:455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Mathieu Stern on Unsplash

 

耐得住群众中的孤独

 

在投资股市这个生活与活动的领域中,如果发现有人赞同你的看法,那就得改变想法了。依照经验给我的教训,当我能说服我任职的保险公司董事会买某档股票时,那时我就该将股票卖出。

──凯因斯,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八日

 

凯因斯是桀骜不驯的个人主义者,却是羞怯的团队成员。他曾开玩笑说,他最大的兴趣是「惊扰鸽舍,特别是吓唬伦敦金融区的鸽子」,而有时似乎生来无法和多数人和谐共处。

 

投资委员会的形式,让凯因斯这个直觉派的逆势投资者十分不自在。他写给伊顿财政委员会的同事的忏悔信中,解释道:我投资的原则是与一般观念唱反调,这是因为若有人同意我的投资计画,这项投资必定变得代价过高,不再吸引人。显而易见,事情不可能尽如我意,因为投资的意义就是大部分人都不同意。因此,如果其他人没有信心让我自由处理,依照这种状况的本质,我得由不公平的斗争中退阵。

 

凯因斯发觉,若身为群众的一分子,表现很难持续优于群众。葛拉汉同样建议过,如果想要在股市要持续成功,必须遵守的投资策略为:选择的股票(一)稳健有展望,且(二)在华尔街不热门。

 

凯因斯有别于他投资委员会的同事,知道价值型投资无关流行题材,而是实事求是。流行是将思考的工作交给大众,误以为知识不用靠评估,能用衡量而得,而这样注定造成低于一般的表现。

 

价值型投资者的定义,几乎就是逆势投资。一支股票的价格受低估,代表股市并未了解、至少是低估了该证券的获利能力。逆势投资需要的不只是与盛行的市场心态唱反调,因为想逆流而上,泳技还得很好才行。技术次之者,发现股市的「狗股」可以一口咬下买进,而价值型投资者应该为此感到满意,因为他完成独立分析后,得知哪些居于下风的股票有持续的收益流量。技术上乘者如巴菲特的区分技术,以区别「杰出企业,不过得了尚未扩散且可以割除的恶性肿瘤」,以及「经理人期望(且需要)导演一场企业茶花女的大戏」。

 

价值型投资者了解,假设其他因素相同,股价下跌时,只要企业的收益展望大致不变,他们就能以一定的金额得到更多利润,因此不会因价格下跌而烦恼。聪明的投资者知道,目前不热门,不代表未来缺乏获利能力。

 

若有胜出的能力,就别随波逐流

 

选择随波逐流以前,先想想将因此放弃的丰富领土。──劳夫‧瓦尔多‧爱默生,《爱默生日记》

 

然而,从众的代价就是永远无法脱颖而出:虽然分散投资限缩了向下的波动性,也限制了向上的波动性。凯因斯相信,充分了解股市的人根本没有理由采用分散投资的股票投资组合。他认为有能力正确分析股票的投资人,应该聚焦在有潜力成为「尤物」的标的,而且应该在市场偶尔向投资大众展示这些「尤物」时大量购入。

 

凯因斯在他投资生涯将近尾声时,总结道:所有利润都来自大量投资少数几档令人开心的不得了的股票。没有人能从平凡的投资组合赚到钱。

 

波克夏‧海瑟威公司二人组也为「大量购入」和「大满贯全垒打」型投资标的概念背书,蒙格大赞「做几笔大投资,然后坐下来等待」的投资策略,巴菲特则建议:「重点在于当你真的找到了一档超级巨星股,而且很有把握,就应该大量买入。」套句巴菲特的告诫,「如果一件事完全不值得做,就算你做得很好,也不是那么值得。」如果一档满贯全垒打型股票只占投资组合总值的极低百分比,它对整体投资组合绩效的贡献就会被稀释。集中化投资组合的成果优于分散投资的投资组合,原因有几个,包括较低的交易费用(交易规模愈大,券商的佣金就会等比递减),管理费也可能较低。但对资讯灵通的投资人来说,巴菲特在某一封致股东信函中所表达的一个简单逻辑,或许才是支持投资组合集中化的最有力论据:

 

我实在不了解,为什么一个训练有素的投资人……选择把钱投资到他心目中排名第二十顺位的企业,而不干脆把那笔钱用来加码他最看好的前几名企业,也就是他最了解、风险看似最低,而且获利潜力也最大的企业。

 

促进股市投机活动的冲动,正是诱使投资人选择分散投资法的那一股冲动,也就是想成为群众中一分子的渴望。金融家杰洛德‧罗布(Gerald Loeb)体察到,一旦采用高度分散投资的投资组合,等于「承认不知该怎么做,以及试图达到平均标准的作为」,如果投资人真的相信自己有能力评估不同股票的高下,还是采用投资组合集中化的策略较好。

 

性格比逻辑思考重要

 

在资本市场的现代组织之中,持有公开发行股票的投资者,必须比持有其他形式资产的人,更冷静、更有耐心、更有毅力。

──凯因斯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产业管理委员会发言,一九三八年五月八日

 

证实金钱在经济理论中举足轻重的人,几乎没思考过实际上的状况。对凯因斯而言,金钱只是达成目的的工具,是生活种种可能性的通行证。对赚钱模棱两可的实用态度,才能使人冷静,以有条理的态度面对市场投资。凯因斯了解,成功的股市参与者不会被持续的行情扰乱,依其定义,持续的行情就是因贪婪的买家和神经质的卖家而波动。投资者应养成「妥善的判断力」,相信即使市场短期善变,长期下来仍然会辨识出能长期获利的股票,并给予奖励。

 

凯因斯劝告聪明的投资者要独立思考,不受群众观点影响。自律的操盘者不能被持续报价的警笛声扰乱,而应在极度活跃与迟钝的被动间,权衡出一条路,就像荷马故事中,避开吃人的席拉与卡里布蒂斯的漩涡,找出一条安全的航道。市场根本不会尊敬以下这几种投资人︰拿着债权人还本付息的时间表、看着衍生性金融商品的到期日,或等著经纪人索取保证金,因此,聪明的投资者不会大量借款或过度倚赖选择权,而成为财富的人质。

 

凯因斯和巴菲特风格的投资看似容易,实则不然。投资者不应被市场两极性的趋势影响,或染上动物精神的病原体。凯因斯对一位同事说,投资要成功,其实「性格比逻辑思考重要」(more temperament than logic),所需的是当众人都失去理智时,还能镇定的能力。聪明的投资人只要有内在价值和安全至上等概念,明白市场不但是投票机器,也是度量的机器,便容易培养投资成功所需的正确性格。

 

►本文摘录自《跟凯因斯学价值投资成为散户赢家:巴菲特的投资启蒙者, 最伟大的经济学家和操盘手, 打败大盘的高绩效投资, 稳健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