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Photo/chuttersnaponU....

何时一起吃饭,温热情感日常?

发表时间:2021-04-06 点阅:99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Pooja Chaudhary on Unsplash

 

「你吃了吗?」在日常问候语中绝对名列前茅!华人是最重视吃的民族,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管仲就说过:「王者以民为天,而民以食为天。」民间也有「吃饭皇帝大」的谚语,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要先吃饱饭再说,而遇到该庆祝的事,也是找个时间一起吃饭。
 

从我有记忆以来,吃饭就是团体行为。儿时家中有八口人,每到用餐时刻都要围着圆桌而坐,等大家都到齐了才举箸开动。这个习惯是母亲从她娘家带过来的,我的外婆是个一丝不苟的人,吃饭一切都要按照中国的老规矩,菜都上桌了,一定要等外公先举筷子,大家才能开始吃。
 

跟大人一桌感觉很拘束,所以我小时候最喜欢客人多的时候,因为坐不下,会另开一张小孩桌,坐小孩桌比较自在随便,没人注意你坐相如何,或有没有守规矩。所以后来长大了,我还是喜欢跟晚辈蹭小孩桌。
 

坐在一起吃饭其实并不符合人的天性,这是文明的产物。君不见小娃儿吃饭时最没耐性,还没吃几口就吵着要下桌,不想被拘束。文明一旦过了头,过分注意礼仪而忘记了美味的重要,就有点本末倒置了。大家经常嘲笑英国人只有餐桌礼仪没有美食,就是最佳的范例。

 

有人一起吃饭虽然是件好事,但是得有合得来的人作伴,不拘束,又感觉很自在。回想起来,那不就是坐在小孩桌吃饭的感觉吗?

 

吃饭也是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最好的方式。华人社会特别讲究关系,吃中国菜,大家同吃一盘菜,同喝一碗汤,同饮一尊酒,不分你我,不熟的人一下子就变亲热了。在早年,也不作兴用公筷母匙,没人提卫生问题,因如果这样一顾忌,关系就生分了。

 

小时候,祖父同我们住在一起,因为他曾患过肺结核,母亲怕我们年幼抵抗力弱被传染,所以虽然同桌吃饭,却是「一国两制」,总是会先分出一些菜来让祖父独享。为此祖父还很不高兴,认为自己受到排斥。新冠病毒肆虐,大家都要分桌而食,感觉很疏远,我现在才能体会,祖父后半生都是在这种心情下吃饭的。

 

华人从农业社会开始就不喜欢分食,传统的中餐馆总是摆满了大桌子,单独一人进去吃不但显得怪还不得不并桌。共食好像是天经地义的,非不得已不会独食。所以比较内向、自我的人在这种崇尚共食文化的群体中就比较吃亏,一个人吃饭是「宅」的象征,会被贴上孤僻或者人缘不好的标签。

 

我是四年级生,在我成长的年代,外食的机会不多,我的饮食经验侷限于母亲跟外婆的家常菜,一起吃饭的人也永远是家人和亲戚。我非常羨慕因为工作关系可以出去应酬的父亲,以及偶尔会跟同事聚会的母亲。我喜欢听双亲讲述他们外食的经验,还有他们同事以及朋友的故事,外面好像有好大一片美食的天地等着我去发现。
 

我二十二岁赴美留学,这是我首次离家移居异地,吃的问题自然就要靠自己解决了。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自己做菜给自己吃,除了看傅培梅食谱,母亲也会在家书中详述一些我想吃的菜的做法。每当有机会去旧金山和纽约,我一定会一头栽进唐人街的华人超市,采购好几袋的食材、调味料带回我远在奥勒冈州跟密西根州的学校居所。

 

在餐馆打工也帮助我认识了许多关于烹饪的知识。我喜欢在上工前跟餐馆的同事共餐,也喜欢跟宿舍的同学一起下厨,在寂寞苦闷的留学生涯中,这样的彼此陪伴提供我很大的支撑力量。

 

独立生活让我学会了打理自己的膳食,学成返国第一次开同学会,我泰然自若地在餐厅帮大家点菜,竟然被同学说我像个大人了。进入职场开始有应酬,外食的经验渐渐多了,我也开始会请家人一起上餐馆,让他们在家常菜之外也尝尝鲜。

 

而我比较丰富的饮食经验也让我有机会交到许多朋友,其中还包括了我后来的妻子。

 

我的妻子韩良露是个对吃有极大热情的人,她不只对食物本身狂热,还会关注食物背后与风土、民族、历史相关的学问。我常取笑她是饮食知识癖,但不得不承认她是比较幸福的,因为同样一餐饭吃下来,她不但满足了味蕾的需要,还有精神上的收获。

 

在七○年代末,留学回国的人不多。因为我在妻子的朋友中是少数拥有国外饮食经验的,她便三不五时地要我带她去当时一些美式、欧式的餐厅吃饭,基于对美食的共同爱好,我们很快地变成了饭友,进而相恋成为夫妇,这可说是因「吃」而媒合的一段姻缘。

 

然而妻是个写作者,很重视私有空间,因而也喜欢独食。刚认识她不久,她就对我说过:「天下最幸福的事就是手上拿着一本书,一个人吃饭。」

 

不过一旦决定要迈入婚姻,她便努力适应生活中两个人一起吃饭的常态。三十年的日子中,我们朝夕相处,一起共餐的次数应不下于三万顿吧?我们一起旅游,尝试没吃过的菜,开拓新的饮食经验。

 

在餐桌上,我们总有聊不完的话,有时交换生活心得,或是重复著老话题,却总也不腻。一起吃饭是维系着我们情感的日常,我们形成一个小世界,感到自给自足,虽然跟朋友吃饭的次数少了许多,但似乎这样已经很满足了,不必再向外求。

 

在她离开前不久,有一天她对我说:「我觉得天下最幸福的事就是可以跟你一起吃饭。」

 

但是老天爷另有安排,我们可能已经把配额用完,不得不结束一起吃饭的日子。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忽然她就要结束人间的旅程。行前她放心不下地交代我:「你要有一起吃饭的人。」

 

从喜欢独食到走前如此肯定共食的重要,妻子应是觉悟到人不必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做自了汉,与他人建立感情的联系也很重要,而一起吃饭正是通往跟他人连结的最好途径。跟我一起共食了三十年的时光,非但没有让她丧失自我,反而让她更关心他人与这个社会,而她的创作也更充满人的温度。

 

虽然妻子这么叮嘱,我内心却没有把握。妻子走后,我感觉对食物丧失了味觉;因为怕触景伤情,也不敢去以前一起常去的餐厅。没想到原以为已被我俩的小世界疏远的朋友却纷纷出现,他们有的送食物来,有的邀我一起聚餐,学生们也主动表示要煮饭给我吃。原本没有太大兴致的我,想起妻临终的交代,对于他们的好意总是不忍拂去。次数一多,我竟然也就逐渐康复了。

 

然而疗愈我的,不只是美食的滋味,而是在酸甜苦辣咸之外,可直接撼动我心的浓浓温情。本来一起吃饭就只是个借口,食物也不是重点,他们只是想陪陪我,让我散散心。而在他们的情感催动下,我发现原本就是个吃货的我,也逐渐恢复了对食物的兴趣。

 

在人生孤独的旅程中,到了暮秋之际,与其孤单地独食,不如有三五饭友,陪着我们一起吃喝,敞开心胸,发抒一下内在的苦闷,一顿饭下来,生活中好像也没那么多过不了的坎。难怪有人说,人年纪大了一定要有酒肉朋友。孔子说:「友直,友谅,友多闻。」朋友正直、宽大跟见多识广固然好,但是到了看破红尘,历尽沧桑之际,我们人生追求的应该不只是识见,而是能够返老还童,有如小时候那般开怀了。

 

吃饭不仅仅是帮助我们维生,或不止于让我们享受口腹之欲,透过与他人共享,它更是情感交流的平台,让我们感觉到爱与被爱。我们常说「人生况味」,何不透过一起吃饭,大家一起好好来品味人生吧。

 

►本文摘录自《人生需要酒肉朋友:一起吃饭, 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