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Photo/chuttersnaponU....

老朋友,一起吃饭吧!人生就是需要酒肉朋友

发表时间:2021-04-06 点阅:323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David Todd McCarty on Unsplash

 

在人生的旅途上,我们除了家人、同事、工作关系,也会跟不同的人相遇,我们跟这些人的缘分有长有短,有的会成为很久的朋友,有的只会陪我们走一小段路,但是无论交情深浅,我们的人生旅程都因为有他们而不孤单,也可以看到更多的风景。

 

人生在世与数不清的人结缘,但是唯有老同学最可以跨越时间的阻隔,即使数十年未见,在重逢时依然能够迅速地亲热起来。因为不是功利之交,老同学相聚纯粹是为了延续老情谊,找乐子,因此也是适合一起吃饭的人。

 

从小学、中学到大学,认识的同学相当多,但是最像家人的,应该要算是中学的同学了。各个不同的求学阶段代表着我们成长的不同时期,儿童阶段依赖父母,世界很小;大学阶段心性发展已经成熟,已算是社会化的开始,不再单纯;只有在中学的青春期阶段,是我们最重视朋友,花最多的时间跟朋友在一起的时期。尤其是高中的后青春期,这是我们既热情单纯,又鲁莽好动的阶段,王维曾云:「少年十五二十时,步行夺得胡马骑。射杀山中白额虎,肯数邺下黄须儿?」我们跟高中认识的朋友,不知一起干过多少傻事,也因此跟他们感情最深。

 

把老同学找回来近年已成为橘世代的集体流行了。这批人出生于战后婴儿潮,如今都已年过五十,他们的人生正进入秋收期,由于他们享受过经济成长带来的丰厚果实,他们的第二人生也可以过得像枫叶那般的灿烂。

 

比起上一代,他们更舍得吃穿,把钱花在自己身上。尤其在进入熟龄之后,已退休或等待退休的人都有钱有闲。吃喝玩乐需要有伴,退休之后也是最适合与朋友交往的时候,但交新朋友太慢,因缺乏共同的生活记忆做基础,这时老同学自然就变成最佳选择了。

 

随着社群媒体的兴起,透过LINE 或者脸书把年久失联的老同学找回来并非难事。拿我自己来说,手上就有包括小学、高中、大学、研究所等不同时期同学组成的群组,开始的时候还挺令人兴奋,互动频繁,等过了一阵子,群组内加入的人太多,不止同班甚至同届的人都来了,动辄数十人,好不热闹。

 

只不过这样一来,反而形成负担,每天LINE 叮叮咚咚地提醒你又有新的贴文,不是长辈图问安,就是跟政治、养身相关的连结,不堪其扰,我只有以退出或关闭提醒来回应。

 

我觉得老同学还是比较适合在我们习惯的实体场域中互动,既然许多同学的下落都有了,不妨在其中找几位合得来的组个饭友团,因为老同学其实也是很适合在一起共餐的饭友。

 

人年纪大了,外食的机会也多了,有的主妇是因为做了一辈子的饭,乏了,过去做给孩子吃有动力,现在只做给另一半吃,就开始变得越简单越好。此外,也有像我这样独居的,因为是一个人吃,就更懒得做了。

 

台湾应该是全球对独食者最友善的国家了,不但买便当非常方便,便利商店也随处可见,如果不想吃便当,大街小巷到处是小吃跟自助餐店。然而,吃饭不只是为了果腹,也是人生重要的乐趣之一,共食会比独食带来更多的快乐。

 

有人共食好处多多,首先,菜就可以多点一些,增加用餐时的选择,减少独食时的单调;第二,透过分食的共享行为,建立沟通的管道,也增加彼此的凝聚力;第三,即使不分食,共桌吃饭有人可以说说话,或谈心解闷或增广见闻,也比较开胃;第四,如果在餐厅里,不必觉得形单影只,加深孤寂感;第五,对于不善于言谈的人来说,大家正在吃的食物本身就是最好的话题,由这里切入,有如讨论气候,自然而安全。

 

实际上,朋友之间友谊的维系,经常就是透过约吃饭,没有什么功利目的,纯粹是为了联络感情。英国人也常会跟朋友说「Let's do lunch.」(一起吃午餐)。

 

好的饭友不能话不投机,如果谈话时必须小心翼翼,有许多禁忌,或者不能踩的地雷,那一定吃得不消化;好的饭友在食物上也不能太挑剔,如果在饮食的选择上跟你距离太远,那光是决定在哪里用餐可能就要花上许多时间;好的饭友还要够熟,熟到相处起来够轻松自在,不必在乎形象问题。

 

老同学是好饭友的最佳候选人,不管现在是什么身分,拥有什么社会头衔,在老同学面前,立刻可以回复到年少时那个不成熟尚未社会化的自我,当年彼此没有距离的互动方式,似乎可以不受时光的阻碍,立刻还原。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在一种很轻松也很自在的气氛下用餐,除了食物本身,透过无差别待遇的互亏与玩笑,属于青春期的欢乐又被带回到已迈入初老阶段的我辈中,已经逐渐丧失味觉的感官,也好似干涸已久的枯井,突然等到了丰沛的甘霖。

 

虽然身型已变样,体能也衰退了,但是看见年轻时的老友,能让我们暂时忘却这些遗憾,立即恢复年少时的活力。例如,我会跟同学为了争食一块两人都爱吃的法国千层派,而比赛谁的动作快,或者不服输地较量谁的酒量比较好……,这些在晚辈眼中可能会显得幼稚的行为,却能让我们刹那间又年轻起来。

 

跟老同学相聚不缺话题,因为曾经拥有一段共同的生活记忆,重复了无数次的内容,无论是年轻时一起做过的糗事,或是老师给过的惩罚,都仍然可以引起大家的谈兴。只要这不是唯一的话题,总有绝佳的暖场功能。

 

老同学之间谈话也比较不忌讳,身体的隐疾或是私密的家务事,好像都可以摊在阳光下分享。我有一个同学是著名的骨科医生,人年纪大了总有些筋骨方面的毛病,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是他的病人,每次聚会也都无可避免地会聊到健康方面的话题,所以我们的饭友会也经常被他戏称为病友会。

 

在餐厅聚餐之外,老同学也很适合举办百乐餐(Potluck)派对。这个源自于美国的家常聚餐方式,由主人提供场地跟准备餐具,参加的客人各自带一道菜或者是甜点、饮料,这样大家同时间可以尝到许多美味,却又不会太累。

 

在妻子过世后,我利用她留下来的南村落场地举办过无数次的百乐餐,当初为了推广饮食文化以及举办演讲活动,在宛若餐厅的空间中有一个开放式的大厨房,现在这里已经转型为我的客餐厅,也是我跟朋友、学生们聚会的地方,我又称之为私沙龙,这里当然也就成为开同学会的现成场所。

 

在这里开同学会好似回到学校上烹饪课,同学们围着大大的中岛一边备菜一边聊天,有一种亲切的家常感。班上同学虽然不是每个都会做菜,但是总会设法做点贡献,有人带酒,有人准备水果,有人买法式糕点,总之十几个人的聚会,每次都会很丰盛地摆满一桌,好似过节一般。

 

虽然是同学,但熟稔程度有如家人,却又比家人间的友谊更深,一起吃饭就要图个轻松自在,所以要找好饭友,没有比老同学更合适的了。

 

有一句话说人年纪大了最需要的就是酒肉朋友,因为年轻的时候吃饭多是为了应酬,建立人际关系,是为了功利的目的,不能推心置腹。因此,人在中壮年之后,拥有酒肉朋友就不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人生孤独旅程走到后半段时的一种福报了。

 

►本文摘录自《人生需要酒肉朋友:一起吃饭, 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