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五倍券拍板

发表时间:2021-09-09 点阅:1410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Atoms on Unsplash
 
各界期待甘霖振兴民生

 
振兴五倍券规划正式出炉,各界怎么看?立委郭国文表示乐见发放,但必须让每个产业都受益。立委钟佳滨认为,可顺势让小商家升级电子支付。立委林楚茵则提醒,莫忘受创严重的艺文界也需要五倍券振兴。

五倍券将成为政府今年振兴百业的主轴,立委郭国文表示,非常乐见五倍券的发放,但是他也提醒,振兴券要能普发、人人可领以及普惠,尽可能让每个产业都受益,才有振兴效果,而不是集中到某些公司、集团、产业,这样的后果会变为「政府好意的政策却造成产业失衡、贫富差距扩大。」


 
立委郭国文:振兴要顾及普发和普惠
 

虽然一直有杂音喊出「为何不直接发现金?」但郭国文以国际上的实例指出,日本政府发放3万日圆现金,美国至少发每人2千美元,最后都导致储蓄率变高,没有让活水流进基层产业,因此发振兴券就是要避免这种情形,期望能在有限时间内,对基层带来刺激效果。

又有国际研究发现,各国政府的纾困、振兴措施,受惠最大的竟然是僵尸企业,本身面临市场淘汰,却因当局的纾困意外延长寿命,占用资源,反而是女性、年轻人、中小企业遭到排挤,无法获得振兴,因此他认为,振兴券一定要达到由下而上,才能发挥效果。

「今年台湾的上市柜公司多达百档,如台积电、联发科营收创下历史新高,航运股获利翻倍,但是大公司赚到钱,底层的中小企业、微型企业却遭到疫情严重冲击,许多老板正为公司的存续而战。」

郭国文分析说,可见上层企业的获利,并没有顺利渗入到基层产业,这时候,政府的五倍券,让民众由下而上的消费,成了底层产业非常重要的支持。

既然振兴目的是由下而上的力量,那么确定公平的游戏规则,是政策成功的关键,他表示,第一点要做到普发,人人有券可以用,不要有身分限制,全民受惠、全民消费。

第二点是普惠,郭国文指出,振兴券等于是一种QE,货币释放,期盼资金活水让基层产业久旱逢甘霖,但若没有达到平均、分散的效果,反而可能导致产业发展失衡。

他以去年的动滋券为例,竟然有四分之一都跑到连锁体育店「迪卡侬」,完全违背「普惠」的初始目的,对其他的基层体育相关店家不公平,也没有发挥振兴作用。

在振兴券部分,郭国文说,越大的连锁集团、零售通路业者,行销资源越广,提出的加码优惠大量吸收五倍券,也将使政策打折。

「许多大零售业者、连锁业者,本身可以申请政府对产业的纾困专案,另一方面,挟持比基层杂货店、小吃摊更丰富的促销资源,对五倍券加码优惠,这样一来,五倍券最后集中在少数大型企业手中。」

他建议,政府的角色虽然不能强制大企业、连锁业者拒收五倍券,但至少可以要求或者道德劝说大财团,不要推出太失衡,或利用不公平的资源去强力促销、抢收五倍券。总之,振兴券要能振兴,就不能离「普」,离开普发和普惠两大原则,政策的美意才能彻底发挥。


 
立委钟佳滨:微型企业升级电子支付好时机

 
行政院今年推出的五倍券包含了数位版,立法委员钟佳滨认为这是让很多微型店家升级电子支付的大好契机,只要政府其他辅助政策能配合。

振兴五倍券规划方案8月26日出炉,纸本和数位券并行,民众免付新台币1,000元可获5,000元的五倍券,国发会表示,从去年振兴三倍券经验来看,小摊商、小商家的营业额明显成长20%至30%,今年经济部也将透过一些计画,让小商家数位化能力提升,解决找零的问题。

钟佳滨指出,去年政府要求商家必须要有营业登记,才能持三倍券兑换现金,因此发生一些没有税籍、没有营业登记的小规模营业人,持三倍券去找有税籍的商家协助变现,如此导致变相被抽成。

「数位落差导致传统产业面临淘汰赛,何不利用小店家在这波防疫措施中,已经习惯扫描手机QR Code的实联制,来促进其数位能力呢?」

钟佳滨表示,根据经济部数据估计,全台湾约有53万家没有营业登记的小规模营业人,「有鉴于这样的状况,政府干脆鼓励一般小商家都来办营业登记,而办理营登所需的规费,这次由政府帮忙吸收。」

怎么让振兴券的政策,衍生性发挥产业升级效果?他解释说,一个电子支付架构需要电信商、云端后台、支付系统三大要素。

第一,如果小店家拿到振兴券和电信商拿到;第二,小店家找经济部填表格,到明年振兴券结束时,这个电信通联费都由政府资助,对政府来说,只是和电信商谈一个团购价格分摊而已。

再者,经济部可以提出奖励补助,微型企业需要营业登记费用、为了收到振兴券而建立的交易平台费,都可由经济部吸收,到振兴券使用到期为止。

「假设经济部一家微企花了1万元,其实等于是把一个有生产力的地下经济,转变成为有营业登记的厂商。第二,这批店家也因此培养电子支付能力,产业自动升级。」

钟佳滨估计,今年纳入营运冲击纾困的行业,涵括全体(有营登的)中的93万家,其中小店家占32万家。

目前已有30万家经商业司核准,总共发出纾困金近400亿元;若依比例三分之一,推论其中包括10万个小店家,每家只有领到负责人本身一次性纾困金4万元,合计也才40亿元,占400亿元的十分之一。

换句话说,政府只要花3、4亿元,即可为这些已经申请并领到4万元纾困金的小店家安装电子支付。(以台湾Pay的安装、连同6个月的交易手续费,每家约3、4千元)。

钟佳滨说,到了明年振兴券到期,这些店家可以跟支付业者、电信业者谈续约,无形之中促成了三赢局面,不但振兴券发挥了货币乘数的效果,这个政策也发挥了政策乘数的效果。


 
立委林楚茵:艺文界也急需五倍券活水

 
本来我受邀客串故事工厂《我们与恶的距离》全民公投剧场版,但因为防疫的关系,档期从5月起一延再延,在城市舞台的演出被迫延到8月,现在公告再延到12月。」立法委员林楚茵一想到剧场许多相关工作人员,可能因此复工、有收入的时间点再次后延,就非常难过。

她指出,艺文界有很多特殊性,例如舞台剧的表演需要先预订时间,一旦档期错过了,就得重新再确认,使得需要面对面的艺术表演、展览产业等,在这一波疫情之下受创相当严重。

「曾有人质疑,为什么文化部支持艺文团体,要支持半年、8个月这么久?但外界不了解的是,这个产业很多公司可能一年才制作一部新创作,再遇上展期被延迟,受创就很严重。」

林楚茵说,五倍券的发放将带给许多基层中小企业、餐饮、零售业活水,另一方面,虽然文化部也有公告艺文产业的纾困振兴办法,但这个产业里面很多基层工作者,恰好处于三不管的灰色地带,既无法受到五倍券的振兴,也不在文化部的振兴业者或者自然人对象中。

「我所知道的很多剧组、剧团工作人员,现在都去跑美食外送,去跑Uber Eats、熊猫。」林楚茵举例说,因为艺文、影剧产业,有许多工作人员都是接案子的型态,电视台的化妆师、制作公司或制片公司的导演、编剧、剧务、摄影、化妆师、美发师等等,他们的身分可能不属于任何一家公司,劳健保也是挂在工会里,他们只能被动地等待,只有当剧团被振兴了,这些相关工作人员才能被振兴到。

再者,有些大型活动公司,每年靠举办演唱会来营运,别说台湾,连国际上都很难举办演唱会,那相关的灯光师、摄影师、音控人员等的生计怎么办?

林楚茵比较顾虑的是,许多人拿到五倍券之后,会先把吃的、穿的、用的先消费掉,最后留给艺文界的其实没剩多少额度,但这并不是没有解决办法,「我们可以思考是,要不要为这群艺文团体延长使用期限及空间,例如地方政府可以扮演加码的角色,来鼓励对艺文界的支持。」

最后林楚茵建议,就数位振兴券对艺文界加码的可能性,以及线上表演模式之下,如何开创艺文团体的获利及营运模式,她语重心长地说:「在我们振兴百业的同时,也别忘了艺文界的声音!」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41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