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外婆的玉子烧─减肥失败,是因为你不懂善待自己的方法

发表时间:2022-08-19 点阅:1081
Responsive image
     
图档来源:达志
 
宣布「毕业」后一夜难眠的我,隔天早上四点半就起床,一个人走到中庭,呼吸户外的空气。
 
「朋美,你真的要离开吗?」
 
我回头一看,杉田就站在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整晚都睡不着……」杉田一边说,一边闭上红肿的眼睛。
 
「杉田啊,其实我想告诉你,我的妈妈是忧郁症患者。」
 
这突如其来的话题,似乎让杉田有点惊讶。
 
「我妈生病后,我常常被送到外婆家。外婆常常做很甜很甜的玉子烧给我吃,当时吃玉子烧是唯一能让我开心的事。」
 
「原来如此,是一道充满回忆的料理呢。话说回来,大家一起吃『松露』的玉子烧时,只有朋美的表情怪怪的,料理人对于吃料理的人的表情或是小动作,可是很敏感的哟。」
 
回想当时,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获得妈妈的关注,我妈光是忙自己的事情,就没空管我了,所以我有好长一段时间只想着得到母爱。那段跟妈妈相处的日子,让我觉得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让别人满意。之所
以一直装成乖宝宝的样子,也只是因为怕被别人讨厌而已。我一直觉得,自己没资格被别人喜欢。就在我忙着伪装自己时,妈妈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这天色未亮的清晨里,我跟杉田说了连俊平都没听过的事情。
 
「一周!能不能多等一周就好?」
 
杉田直直地凝视着我。
 
「我想做做看玉子烧,想做做看朋美喜欢的那种玉子烧……能不能等到吃过我做的玉子烧之后,再离开吉布斯呢?」
 
那天晚餐后,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跟大家宣布,要多待在共享住宅一周。不过,我当然没跟大家说,我是因为迫于杉田的挽留才答应的。看到大家打从心底开心的表情,我也真的很开心。
 
松代小姐的表情则是跟听到我说「要离开吉布斯」的时候一样,只简单回了一句「知道了」而已。她似乎没有生气,而且似乎早就知道我不会半途而废。
 
「大家还记得饮食生活之所以会出问题,在于『内心没有被满足』这件事吗?今天要教的是满足内心的第一种方法。大家觉得该怎么做,才能解决内心空虚的问题呢?」
 
阿卓回答:「是订好目标,一步一脚印地付诸行动?」
 
「这真像你会说的话啊,阿卓。不过对那些从没打从心底觉得满足的人而言,缺乏的不是『严以律己』,而是『善待自己的方法』。」
 

 
松代小姐指出,许多人都会因为瘦不下来而自责,然后又因此暴饮暴食,陷入无限的恶性循环,而且其中最常用于自责的理由就是「自制力薄弱」。松代小姐教了我们善待自己的一些小祕诀(详见上图)。
 
此外,执行正念减重术的时候,不需要设定目标,也不用执著于特定的方式,更不需要在没办法练习的时候责备自己。我们一群人跟着松代小姐走到客厅之后,被眼前的景色吓了一跳,因为松代小姐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小片竹林造景。原来这是为了松代小姐所说明的「纸条许愿法」而准备的,也就是仿照日本七夕习俗、透过许愿学会善待自己的方法。这份心意,着实让人感动。
 

 
隔天早上,我打了通电话给好久没联络的外婆,因为跟杉田聊完之后,我想到了玉子烧的事。当我跟外婆聊到玉子烧之后,外婆很怀念地说:「对啊,我的小朋美那时候最喜欢玉子烧了。你妈妈那时候也老是说:『等身体好一点,就要做玉子烧给朋美吃。』,甚至有一次还专程打电话来说:『妈,教我那道玉子烧怎么做。』」
 
没想到妈妈会这么想啊……就我记忆所及,妈妈不太会煮饭给我吃,总是动不动又哭、又闹,又陷入低潮。没想到她其实一边与自己的心病对抗,一边关心我。
 
两行眼泪慢慢地滑过了脸颊。记忆里,那道妈妈跟外婆学来的玉子烧,以及还来不及做给我吃就自行了结生命的妈妈,一一浮现心头。
 
 
 
►►本文摘自今周刊出版社:《无痛激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