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吴东龙的东京大人味观察

以设计为核心,学习、观察、书写、出版与从事设计工作。 2006年起于华文地区出版《设计东京》系列,现为作家、书籍编辑、视觉设计师与专业讲师,亦从事展览、书系与讲堂规划等工作,更参与广播「建筑美乐地/遇见设计」单元录制,于台 · 港 · 中参与讲座及主持活动逾百场。文字、设计作品见于两岸三地媒体与出版。近期出版《100?东京大人味发见》。

五位浮世绘师勾勒出江户风华

发表时间:2020-07-15 点阅:776

在台北展出的日本五大浮世绘师展,是说排了一小时的队才看到,不过相较日本美术馆几乎皆已休馆的状态下,全世界想要看浮世绘展览大概只有这一场了。透过这个展览一次看到五位绘师与他们的珍贵作品实属难得(因即便去〈北斋美术馆〉或〈江户东京博物馆〉也不一定能看到那么多样的浮世绘作品),且透过展览铺排,每位绘师的不同风格及作品本人立马勾勒出对浮世绘的鲜明轮廓。

 

 

「浮世绘」是纪录了江户时代(1603-1868)那些世间风情、生活百态的绘画,借由绘师、雕版师和刷版师一步步才完成作品;画中看到的不只是绘画,而是绘师观察世间民情文化的观点与态度。

 

 

展中第一位登场的是喜多川歌麿(1753-1806),展出作品以他的「美人画」与「大首绘」(上半身)为主,有美女、恶女还有裸女……看着画中的女性服饰、空间场景与道具等,仿佛看到当时的审美标准与生活风格。像在〈海女取鲍〉三张一组画的作品中,仅穿围兜的海女取完鲍鱼上岸后,立马上喂喝小孩母奶显得格外忙碌。在〈山姥与金太郎〉里,金太郎在画中吸吮老女鬼山姥的乳汁,观看细节是山姥的牙齿呈现黑色是涂上铁浆,是代表已婚妇女的意思;还有几幅画上有「亲之目鉴」,是说父母眼中看到的景象,其中一幅名「懒惰兵卫」,是称画中懒散的女人。

 

 

第二位迷样的绘师东洲斋写乐,出道十个月竟然就产出145件作品然后消失。他擅长画「役者绘」,亦即一些舞台明星的画像,除了充满戏剧张力的表情如斗鸡眼、倒八字眉外,在他大首绘的云母折里,因在刷版时加入云母粉使得画作产生光泽感,像这种无法在印刷品表现出的质感,只有在现场才能感受。

 

 

接着来到最知名的葛饰北斋(1760-1849)。现场有种:「果然是浮世绘的代表人物!」之感。除了名作《神奈川冲浪里》、作为北斋美术馆LOGO的《山下白雨》等富岳三十六景等作品,无论是在构图、细节、用色、趣味、创新与多样性都别树一帜,像是其绘制的「八桥」就以桥梁表现出新奇独特的空间感;另外现场还特别展出十五篇历经六十年完成的《北斋漫画》,画笔风格诙谐有趣。其中《百物语》系列则是描绘江户时代流行在夜晚讲鬼故事的游戏,他将故事角色以充满创意地方式入画,赋予鬼怪角色另种纸上生命。

 

 

除了展示的平面作品,主办单位也独具巧思地在展场里穿插一些从画作中延伸出的实体场景,可谓是「跃然纸上」。像是第四位歌川广重(1797-1858)的晚年作品《名所江户百景》系列里「大桥骤雨」就是其一。虽我买过《名所江户百景》这本书,但在展览中可以亲眼看到这些独特的直幅作品,并比较个中差异也正是赏画乐趣呀!也是消防警备的武士身份的广重,作品以画景为主,画作看来工整精准,用色谨慎、构图平稳,还不乏存有中国画的一些笔触技法,观时有着赏景舒心的逸趣。

 

 

最后一位出场的歌川国芳(1797-1861)口味颇重,他和广重同年,同为歌川丰广门下弟子。其作品用色饱满和画面亦充满戏剧张力,甚至囊括很多奇异传说的想像空间。《通俗水浒传豪杰百八人之一个》作品为他奠定了画师地位,之后英雄角色常出现其作品之中,而作品中的人物动作、姿态与眼神也充满新意,甚至女性服装还出现黑白格纹充满现代感的设计语汇。《相马古内里》这件作品相当引人入胜,出自山东京传读本《善知安方忠义传》,读本里讲的是闯进废墟的武者光国眼前出现数百具骷髅头,不过在画作呈现上则是用巨大对比的一具骷髅来表现其令人过目不忘的效果张力,看了觉得过瘾。而堆叠人体成为特殊型态构图的「嵌画」或「寄画」,在《人聚成人》作品里充分展现这种趣味诙谐的创意风格。

 

 

虽说在这个时间点不适合做《人聚成人》的动作,但在日本美术馆几乎休馆的状态下,能在台湾看到这样充满鬼点子的展览觉得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