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2019[民108]

热门文章
新会员第一本免费,小编教你如何兑换!
发表时间:2016-10-03

「HyRead中信卡友读享乐」送给每位新....

全台80万金融人 不变身就淘汰
发表时间:2016-01-20

图片来源:周书羽 从「威尼斯银行」....

保台反独的使命-《郝柏村回忆录》

发表时间:2019-08-23 点阅:334
Responsive image

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六点三十分(夏令时间),震惊中外的金门砲战在蒋总统的神料中爆发了。自八月二十三日至九月底,激烈砲战逾月,官兵生活艰苦,尤以大二胆为甚,但士气振奋。十月一日转来总统亲笔慰勉缄,及致大二胆官兵书,士气益发高昂,我亦缄呈总统,保证誓死达成任务,不负期勉。

 

至十月五日,砲战已经四十四天,统计小金门以十三点六平方公里面积,落弹二十四万余发,大二胆以不足零点八平方公里面积,落弹达近十二万发最密,大金门面积一百三十四点五平方公里,仅落弹十一万四千余发,反不及大二胆之落弹数。

 

十月五日,中共宣布停火一周,其因素甚多,就军事而言,其存弹消耗殆尽应为原因之一,我小金门原存弹三万发,经四十四日砲战仅耗一万五千余发;易言之,我烈屿存弹尚能再持续四十四天砲战。

 

砲战期间,在金门地区总兵力约九万余人,其中依《兵役法》实施征兵的台湾籍义务役兵员有近万人之多,在烈屿服役的台籍士兵就有千余人,他们表现的非常英勇,大家一同为保卫台湾的生存与发展而努力,值得嘉许。

 

十月十三日中共自动延长停火两周,但未及两周,于十月二十日无预告食言恢复砲击。

 

停火期间,由台来访宾客应接不暇,唯当时国防会议副祕书长蒋经国先生明示「停火期间不来金门」;共军食言重启战火次日,经国先生再来金门,并坚持到小金门,我们劝阻未果,乃于十月二十一日晚间八点五十分时在砲声中,与经国先生于后头滩岸据点碉堡中,会谈一小时,这是我与经国先生有历史意义的砲声中会谈,此碉堡亦成为小金门有历史意义的胜地。

 

一场极其特殊的战役

八二三砲战是一九四九年古宁头战役之后最激烈的一次台海战役;由于国际政治因素的影响,在古今中外战史上亦是极为特殊的一场战役。从政治战略观之,八二三砲战的特殊性在于:

 

一、中共与苏联共同商定,牵制美国在远东的军力。

 

二、中共与苏联藉发动金门砲战以测试中美协防条约,探测美国协防我金马外岛的决心以及方式。就这点而言,美国展现了协防外岛的决心,但方式上仍以「不直接介入火战」为最高原则,因此美军舰队的运补护航只在中共领海以外进行,滩头运补仍赖国军自力冒砲火抢滩。

 

三、毛泽东从砲战初始即无攻占金门的企图,但在最后采取停火、恢复砲击以及单打双停的策略;对此中共国防部长彭德怀曾在告中共官兵书中表示会令人不解。其实毛泽东此举意在藉金马外岛拉住台湾,使台湾不得脱离大陆,以防台独思想滋长,这点政治战略是高明的。

 

四、金门砲战后,蒋总统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发表联合公报,基本上「放弃军事反攻」为中美两国的共同立场。

 

另就军事战略而言,八二三砲战也是一场奇特的战争:

 

一、陆海空三军都参战,但非联合作战,而是空军对空军的空战,海军对海军的海战,以及陆军对陆军的砲战。空军不得轰炸地面及舰艇,海军不得支援陆战。此乃因为美国这时正在华沙与中共谈判,特殊的国际情势造成了特殊的战争形态。

 

二、初以军事战为主,而后转变为以冷战为主的长期心理战与消耗战。

 

金门驻军问题中美出现歧异

砲战告一段落,台海恢复单打双停,美国对外岛的支援亦见加强,八吋砲及二十四公分砲分别进驻金门。胡琏司令官因健康因素调回台湾,由刘安祺上将调任金防部司令官。刘上将出身黄埔三期,大陆沦陷前夕他任青岛绥靖区司令官,因青岛港港口之地利协助大批山东军民撤退来台。他为人厚道,大智若愚,善于领导,颇得兵心。

 

刘司令官到职后,中美双方在如何加强金门防务方面主张出现歧异;美方坚持,为减轻金门的后勤负担,应以「增强火力,减少兵力」为主要政策。

 

经过这场激烈砲战考验,证明我在砲兵指挥官任内坚持构筑坚固砲兵阵地政策的正确;新增的砲兵阵地,其坚强度超过原有材料十倍,我甚至觉得是超乎所需的坚固了。

 

中美双方僵持最终落幕,「增加金门火力,减少金门兵力」政策确定,第九师调回台湾而不另派部队接防,金门兵力从五个师削减为四个师。我于一九五九年五月回到台湾,隶第一军团第三军,师部驻于桃园林口下湖营区。

  

八二三砲战最终停火日

一九七九年元旦,经国先生宣示,与美邦交变化后的国家基本立场不变;至此全国军民也蔚起了团结自强运动。中共宣布自一九七九年元月一日起,停止对外岛「单打双停」的砲击行动,等于片面宣告停火,摆出和平解决问题的姿态,但另一方面又宣称不放弃对台使用武力,采取两面统战策略。

 

我先前担任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主管作战,此际以陆军总司令身分,参与总统所主持的军事会谈,故而表示:我们既不能接受停火,也不宜公开反对停火,为免第一线指挥官不小心会造成两岸军事紧张,对台湾不利,建议颁发命令,将外岛指挥官对大陆的砲击权收回,规定此后应待命对大陆射击,自此形成两岸的实质停火。此为有史以来两个交战团体未经谈判协议而停火的先例。

 

完整书讯请见《郝柏村回忆录